Apr 9, 2021

路不拾遺

 通常230分會準時到家的蛇妹,今天到了245分還不見蹤影,正覺得奇怪時,門鈴響起,顯示器上出現了蛇妹的身影,但後頭還跟著位穿著制服的……宅配員?

 

一開門後,蛇妹哭喪著臉衝上來抱住我,這才發現後頭的制服人士原來不是佐川的宅配員,而是附近派出所的警察阿伯。還沒反應過來,警察阿伯已經笑著開口,原來蛇妹和同學在路上撿到了一把生鏽的鑰匙,乖乖送進了派出所,卻被撿拾失物必須辦理的一連串手續給嚇呆了,警察阿伯只好跟著一同返家,改由家長代為填單辦理。

 

花了幾分鐘在門口完成確認和簽名手續之後,警察阿伯先是抱歉地說,好像嚇到她了!」接著道謝離去。蛇妹則在大門關上的瞬間爆哭出聲,安慰了好一陣子才冷靜下來。

 

儘管再三向她強調撿到東西送去警察局的做法正確,但莫名其妙完成警局初體驗的蛇妹顯然十分不平,一邊啜泣,一邊不忘強調,那鑰匙其實根本不是我撿的,是我同學撿了以後塞給我叫我拿去派出所的,吼她之前撿過很多東西,早就知道送到警察局很麻煩了,幹嘛還要塞給我?警察一路跟著我回家超恐怖的你知道嗎?我以後絕對不要再撿東西了!」

 

這反應雖然讓人哭笑不得,但結論本身實在不能說是有誤,畢竟外國野郎我本人也是在多年前因為一時熱心,結果換來了將近一個小時的處理手續之後,從此下定決心路不拾遺。虎姊同樣是在低學年旁觀同學事例時,學到了要把他人失物視為浮雲的道理。

 

如果路不拾遺的觀念在吾鄉是靠靈異傳說來鞏固,那在日本,靠的大概就是這些冗長、瑣碎到嚇壞人的手續吧!而且後者還有實證支持,對小學生而言,可是超有震撼力的呢!

 

 

Apr 4, 2021

妹仔們的竹下通

 

春假轉眼到了中期,問虎蛇可有想去的地方,虎姊立刻表示,她想到傳說中的」竹下通朝聖。

 

煙斗和我大概因為距離青春期太遙遠,相覷半天也想不出來竹下通到底有什麼好玩之處,不過逛竹下通畢竟是大和少男少女成長過程中的一部分,能親眼見證虎姊從公園野放妹仔進階為竹下通野放妹仔,也是值得欣慰的進步,所以訂好日期時間,準時拎著兩隻出發。

 

十幾年沒踏進竹下通,跟著妹仔們混進去,才發現此地變化頗大。以前兩旁從頭到尾都是花俏商品塞滿滿的小店,用餐場所除了可麗餅就是速食,現在裡頭則增設了幾間大型賣場,沿路還有各式IG美照專用的吸睛小吃,而且開了一大堆的動物咖啡館,柴犬、迷你豬、貓咪通通在列。

 

不可思議的扮裝店還有,但數量激減;小巷前拉客的黑人也在,只是密度大幅降低。路邊即食倒是成了新興文化,只要稍有可以立足的空間,就一定看得到有人在大啖超長馬鈴薯片、起司熱狗、可麗餅、彩虹棉花糖,或者奶瓶飲料。

 

身為邊走邊吃大國台灣出身的子民,我對路邊即食文化沒啥意見,唯一比較不解的是,大家要挑路邊怎麼也不挑個乾淨點的,明明旁邊就一塊施工用地,從天而降的粉塵連重度近視眼都清晰可見,竟然還有一堆少男少女站在下頭狂嗑零嘴。震驚之餘不得不佩服,別再說年輕人吃不了苦了,現代日本年輕人根本連混凝土都能當胡椒入腹。

 

順應虎蛇要求,到竹下通第一件任務是帶他們拍大頭貼。現在的大頭貼機器真正不可思議,拍照時完全罔顧個人意願,拍完瞬間直接幫人整形,於是不只成品會讓你媽認不出你,還能搞到你媽連她自己都認不出來!

 

接下來則是造訪心儀女子偶像團體曾經合作的糖果店,雖然合作活動已在去年年底落幕,但現場還留有偶像們的簽名可供聞香,也有少少的合作商品。虎姊一入此地即呈兩眼心狀,倒是蛇妹冷靜異常,面對偶像商品的誘惑絲毫不為所動,一心只惦記著剛才路過看到的哭臉棒棒糖。

 

這天的聖地巡禮是以長炸馬鈴薯片與鮮奶油爆棚的可麗餅畫下句點。其實如果可以,我也很想到迷你豬咖啡館玩一玩,但考量到現在還是武漢肺炎亂世期間,為免人豬彼此傷害,還是忍痛把這小小的心願留到病毒消滅的那一天。而且既然我都從公園野放妹仔的媽媽,正式升級為竹下通野放妹仔的媽媽了,原宿這地方,未來應該還得來個好幾年吧!

 

Apr 2, 2021

Tokyo Dome City Attractions

 



三月底學期結束,跟著大包小包各種學校用品一起回家的,還有為母者不想面對的春假。換成往年還可以逃難回鄉,今年武漢肺炎依然亂世,上不了飛機的外籍老母只能硬著頭皮應戰。

 

這次我早早就決定,要在春假首日就帶虎蛇去Tokyo Dome City Attractions發洩精力。一來是看準各區中小學結業日期不一,尚未進入全面假期模式,應可不必面臨巔峰值的人潮。二來是胡蘿蔔先發了,之後乖乖在家閉關作業,怨言也可減少一些。

 

按照計畫,我們本來應該在九點半交通尖峰時刻後搭上電車,沒想到抵達車站後,蛇妹因為害怕趕不上進站電車,遵照虎姊指示開跑,結果就在電扶梯上跌了一跤,小腿上撞出了一塊頗有深度的傷口。無奈之下只得折返,火速拎著蛇妹去形成外科報到。還好經醫生判定,傷口只在皮肉,筋骨還穩健的很,徵詢過虎蛇意見之後,決定在午餐後再次出征。

 

TDCA不是新訪,不過之前蛇妹受限於年齡和身高,除了幼兒用器材之外,多數設施都只有乾瞪眼的份,這次終於可以跟虎姊攜手同闖,單從眉眼都能感覺出這名傷兵的興奮之情。

 

也是在遊樂園裡,特別深刻地感受到小孩長大這件事的好處,如今我終於可以不用再逐項排隊、牽手跟班,現在只要發揮人形ATM、人形衣架與人形腳架的功能,就能母女三人盡歡。

 

是說我二十年前雖然也曾有過什麼都敢坐、什麼都不怕的時期,但四十歲後心臟真的不堪一擊,光是看這對姊妹攜手登上防護有限、直奔天際的偽降落傘,就覺得全身冷汗。下來後順口關心了一下怕否,得到的當然只有很好玩捏」這種標準射手女子式的答案,讓我不得不慶幸還好兩位可以自己組團,不用勞動家長下海。

 

園內客數不少,不過大家都很守規矩,口罩、消毒、拉開距離都盡力保持,工作人員也是卯足了勁地消毒。希望無罩自由玩樂的那一天,可以趕快到來。

 

Mar 7, 2021

蛇妹語錄:白色情人節

 

蛇妹:「もうすぐホワイトデーだよ。(白色情人節快到了)」

我:「去跟你爸說。」

蛇妹:「チョコレートより、お金が欲しいな♪(比起巧克力,我更想要錢啊♪)」

我:......

Mar 4, 2021

雛祭り/女兒節小記




女兒節一向是有女家庭的大日子,不過前提是你媽不能太懶惰,否則就會像吾厝一樣,每年擺出來的雛娃娃陣仗越來越小。金屏風與雪洞(燈籠)鎮守三層舞台,三人官女各司其職,嫁妝道具一字排開的景色,如今都像白頭宮女話當年,僅供遙想,難以再見,理由無他,就我個人嫌擺與收都超級麻煩而已。

 

如果室友願意全面包攬,我也樂觀其成,不過在見識過這位日籍人士把親王烏帽上的纓」與手裡的笏」搞混,又男女位置左右不分的實績」之後,真心覺得人生果然還是沒有期待就沒有傷害。

 

女兒節當天,虎姊率先跟我來了場清晨對戰。滿心想要盛裝過節的她,完全忘記家裡的袴」已經不符尺寸,去年即轉為蛇妹所有,偏偏又未事先注文,一想到只能看著妹妹穿華服就極為不爽的猛虎硬是暴走了好一陣。還好袴裝雖無,年初卻正巧得朋友送了一套小學畢業典禮女孩常穿的學生型西裝,樣式還與虎蛇近日著迷的女子團體隊服風格近似,虎姊這才破涕為笑,心滿意足地留下紀念照。

 

女兒節的餐桌總少不了散壽司加持。這回選用的底料依然是mizukan五目ちらし」;溫飯拌妥,裝入玻璃缽,撒上蛋絲、櫻色魚鬆、海苔絲、黃瓜片,再放上水煮過的胡蘿蔔、軟莢豌豆,以及預先從生協購入的蝦子、魚卵,就是上桌能引歡呼的好風景。

 

湯水也有規定,女兒節得喝蛤蠣湯,為了營養均衡,今年加碼油菜花葉,順便補上手毬麩增彩添色。可惜不愛貝類的妹妹依舊不賞臉,散壽司一碗一碗添,湯卻一動也不動,最終那碗還是送入了虎姊的肚皮。

 

在一人身兼多職地完成了搬運、著衣、攝影、餐飲的業務之後,女兒節任務總算圓滿地劃下句點。今天一早送走雙姝,我就毫不猶豫地開始打包分類,讓親王與姬回歸他們的桐木箱裡。想起業務中時常會翻到那些動輒展出幾千個雛娃娃的觀光地,忍不住有點好奇,34日這天,負責善後的工作人員不知都是怎樣的心情。

Mar 1, 2021

年度健檢

 


在武漢肺炎亂世時做健康檢查,實在讓人備感壓力。

 

第一重的壓力來自外在環境。

 

打從走進健檢中心的那一刻起,各種拉開距離的座椅、隔絕接觸的塑膠罩/套,以及接待人員對當日健康狀況報告再三檢查的姿態,還有比過去更頻繁、謹慎的消毒行動,都在在標示出非常時刻的危機感。

 

當然,不管防守行動多麼嚴密,就像路上永遠都找得到堅持口罩只罩口的北七一樣,健檢中心裡也還是少不了白目出沒;「每張座椅限坐一人」的布告明明都已經放大成A3尺寸貼滿牆壁,還是有人可以爽快地決定跟你當鄰居,恣意落坐換得全場一睨。

 

第二重壓力則是對個人意志的挑戰。

 

病毒漫天,有健身房也上不得,在此情況下進行健檢,檢查的不只是健康狀態,根本還有查驗個人意志力的意味。而為了要在「你現在的體重是否比二十歲時多出10公斤以上?」這題給出否定的答案,老娘可是足足咬牙拚搏了大半年。

 

還好這年頭有健身應用程式可以求助,每天河邊健行三十分鐘似乎也頗有成效,所以一年一次的意志力審核順利過關,今年不僅體重比去年少了一公斤,腰圍與體脂肪也略有下降,四十歲以後下滑的總算不只有視力而已,微微重振我大中年婦女薄弱的自信。

 

亂世未盡,該執行的預定還是得續行,希望明年此刻已經可以自由外出、順暢呼吸。最後我要再補一句──

 

幹你主席的武漢肺炎,天滅CCP


Feb 23, 2021

起司鍋

 

小學上數學課,老師要求學童們各帶一個紙盒到學校,以便舉例解說長方體。結果虎姊長方體還沒學好,就先被同學帶入校園,上頭寫著大大「起司鍋」字樣的空盒煞到,當天非常興奮地回家表示,她也想要嘗嘗起司鍋的滋味。

 

做起司鍋不難,超市裡就找得到沾料的現成品,麻煩的是上桌使用的鍋具。一般餐廳裡常見那種很有氣氛的小鍋,用的幾乎都是酒精燈或蠟燭,對天乾物燥家裡又有好動兒童的吾厝而言,是避之唯恐不及的禁忌。若改搬吃火鍋慣用的電熱鍋,尺寸又過於巨大,先別說浪費原料,感覺氣氛也會在氤氳的蒸氣裡燒盡。

 

於是只好轉向網購市場尋求解方。動動手指找到了插電式的迷你加熱鍋,一來可解決用火風險,二來個頭看來袖珍不占位,正好塞得進廚房下層的抽屜,外型也挺可愛,便順手完成迎鍋入厝的手續,打算給射手姊妹一個驚喜。

 

週六第一次開鍋,主題順應虎姊要求,是她殷殷期盼的起司鍋。參考附錄食譜,預先備好了各色蔬菜、水煮雞肉、小香腸和鵪鶉蛋,再趁外出時買妥長棍麵包和可頌。按照指示燒開白酒,加入拌入小麥粉的起司,等溶化後,倒入起司鍋加熱上桌。

 

本以為這鍋個頭不大,已經做好要分幾回添加原料的心理準備,結果備妥的份量一次就完全搞定,省了不少功夫。但畢竟是外觀取向,保溫勉強OK,加熱的實力就不怎麼樣了,如果要從零開始等它煮開,可能得有天荒地老的決心,所以最後還是選擇先在瓦斯爐上化開,再上桌保溫。

 

起司鍋初體驗,味道其實普普,吃的還是氣氛居多。看虎蛇兩人叉菜沾料玩得不亦樂乎,這小鍋買得應該還算值得,下次就來試試巧克力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