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6, 2017

一年生:公開週間

區內的小學各自安排了公開週間,目的是提供來年就學的準學童家長了解校內情形的機會,也讓現任學童家長可以關注自家小孩在校活動狀況。不過由於虎姊就讀的小學每月本來有一次開放參觀的週六授課,加上公開週間落於平日,因此與會的情形不算踴躍。

只是不才家長我本人,因為自小便患有一見空格就想填滿的強迫症狀,又在大學院中誤養成收到來信不敢不回的劣習,於是一失手便成了公開週間的志工,待發現其實還有不任志工純參觀這個選項時為時已晚,昨日就只得硬著頭皮赴現場報到,以免辜負排班表上「胖(煙斗)」的特別註記。

幸好因為來客不多,所以和一起值班的媽媽同志說好後,還可以溜去虎姊觀摩虎姊上課實況一個小時下來,發現/心得有二:

第一,虎姊的班導是摩羯座生日和我只差兩天

是說虎姊身為一個不喜束縛的射手座,不僅在家要面對摩羯老母,幼稚園的導師是摩羯座,現在連小學的班導都是摩羯中人,不知道她是否日日都在心底吶喊自由(又或者這正是她近來時常在家暴走的理由)?

第二,家長的參觀積極度與學童年級成反比

今日在櫃檯處照顧簽到簿,感受特別深刻,來訪的幾乎全是低學年的家長,中學年後人數驟減,有許多更紙是為了低學年的弟妹順便」看看而已至於高學年,一班能有一個家長出席已經不容易一起值班的媽媽同志見紙有感而發,說她三年級的兒子還千叮萬囑,要她別靠近他教室,害她連參觀都得遮遮掩掩,宛如做賊

聞言想到上回土曜授業,我因缺席被虎姊抱怨了一整夜,唔,只能說去與不去,皆是難題,拉扯的總是為娘的時間與心力。

十一點半,輪值結束,互道辛苦後離場,卻不免有點惋惜,因為其實我心中參觀目標第一名,乃是(結果原來不給看的)給食時間啊啊啊啊啊啊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