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0, 2017

一年生:運動會



虎姊升上小學後的第一場運動會,已於上個周末落幕

相較於幼稚園時期,小學運動會幾乎由高學年學生包辦了所有支援作業,布置、計分、廣播都靠他們動手,媽媽們於是不必再身兼多職滿場奔走,比起過往實在輕鬆許多。唯一的遺憾是因觀賽人數年年增加,今年開始禁止站位鋪席,全程立見,大人都吃不消,更別說是小學未滿的學童弟妹,由衷希望明年校方可以闢間教室做個幼兒休息區,以讓飽受幼童摧折的苦命父母稍微喘息。

第一回以小學生之母參戰,會中有三項新鮮處令我印象深刻:

第一,運動會獎勵團隊,而非凸顯個人

全校學生被切分為紅白兩組,並按此落座計分。拔河、滾球、拋沙包等團體運動如此,個人競爭的跑步賽亦復如是。所以整場運動會中看不到複賽、決賽等一定要拚出個終極王者的設計,也不會有讓單一對象吸引鎂光燈的機會(高年級的騎馬打仗除外),個別選手的名次最終全都化作點數投入所屬團隊,閉幕典禮上獎勵的對象也以團體作為單位。

這種安排是好是壞見仁見智,不過第一次見識,我倒覺得非常有意思,這下也總算有點理解,何以「群」的概念能在此國影響力如此深遠(畢竟都從小學開始反覆演練咩)。

第二,「應援者」與「選手」一樣重要。

小學僅獎勵團隊,而不獎勵個別選手的作法已令我大開眼界,但更驚訝的是,與團隊獎平起平坐的第二個獎項,竟然是為應援團所設!

驚歸驚,仔細想想,又覺得這安排不無道理,本來加油就是一項特別需要體力與耐力的事,而且日式應援團那種加油方法,自成一項賽事也絕不奇怪。是說還重視到特設獎項加持,那就無怪乎應援團可以一路從小學發展至大學,在日式的競賽文化中佔據特別位置(但是現實中應援團的形象總能狠狠打碎《應援團之花》自幼扎根我腦海的幻想)。

第三,盃」到底

自小到大,對運動會的記憶就是一個獎狀獎品狂發的日子,實力勇者一天拿走幾張獎狀也絕非罕事不過倭小的運動會顯然不愛這套,沒有個人獎不說,連唯三的團體獎盃都走環保風格,一盃年年相傳,該年贏者便綁上記載年分與團隊名稱的色帶,頒完獎後就送入校長室內靜候來年。紅白歌合戰如此、大相撲如是,小學運動會也沒有例外。

說真的這做法也不壞,少浪費一點資源,避免增加終歸會斷捨離的垃圾預備軍,又節省了許多時間,不必花費在獎來賞去的繁文縟節,如此似乎更能凸顯出運動會的精神與本質。


至於每年都要為難老母們的便當考驗,終究還是躲不過的,誰教倭國的運動會,總是由卡~桑們的廚房晨間運動揭開序幕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