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 2016

Turn Around: 6Y



虎姊滿六歲。

跨出嬰兒期後,難得又出現了一個讓我深刻感覺到她進化速度的年頭,這成長同時涵蓋了身心兩域,繼脫嬰入幼之後,「幼」這個字只怕也快不適用於她了。

在肉體上最顯著的變化,是她揮別了第一顆乳牙。

上大班以後,陸續開始有同學步入換牙期,周邊的變化令她對換牙一事充滿興趣,時不時就要追問,「為什麼誰誰誰已經換了?」、「你小時候是什麼時候換的?」而每個問號後頭其實都指向一句沒有明說的期待,「什麼時候才會輪到我?」不過為母的不是萌萌,不敢自認聰明揣測(或者虛構)老天旨意,總是兩手一攤搖搖頭,請她耐心等候,萬物自有其時機。

結果這時機其實也沒讓她守得太久,暑假以後,大約是成齒即將出頭,下排牙齒間開始慢慢生出縫隙。十月底,門牙前後晃動,和同學媽媽聊起時,她推測大概還需一個月。沒想到兩個星期後,這牙竟然就在虎姊打流感疫苗二劑時,隨她哭著哭著脫落了。據說當事人並未察覺,幸好長工注意到口罩染血後立刻機警檢查,同時託請護士代尋,才讓虎姊得以捧著她期盼已久的落齒回家。

最近下門牙二號也開始不安於位,看來距離她的寶貝齒盒新增收藏的日子已經不遠。

為姐意識的增長是另一個令我感佩之處。

我自己沒有姊妹,並不清楚姊妹互動該是什麼情況,不過觀察虎姊蛇妹這對同日出生的射手座至今,覺得他們兩人似乎還算合拍,雖然吵起架來拳打腳踢一點也沒在客氣,但好的時候又真真如膠似漆。這從還沒有明確時間觀念的蛇妹,每天起床第一個問題就是「虎姊今天要上學嗎?」如果答案肯定,她會不太甘願地嘟著嘴,「她去上學,我寂しい(很寂寞)。」的真誠反應可見一斑。

私以為,蛇妹對姊姊的深愛並非全部來自天性,應有更多是孕育自虎姊從沒斷過的玩樂點子,和搞什麼活動一定揪妹與會的反應,也多虧了虎姊總是領著妹妹一塊,這一年我才可以多睡了幾回懶覺,順便多接了幾個譯案。雖然說她也不是沒有鬧到令我崩潰的時候,但相較於前兩年,今年的表現著實穩定許多。

有回我因事外出,長工獨自帶隊去遊戲間。途中遇上蛇妹要上廁所,偏偏遊戲間的幼兒便座只設在女廁,據說虎姊見狀,二話不說推開老爸,「我來!」然後就自個兒牽著妹妹進了廁所,從協助妹妹穿脫褲子到拭臀作業,一項都沒忽略。回家聽了長工、蛇妹,以及虎姊轉述之後,我聞言非常驚訝,畢竟我從來沒有,也不曾想過要求或訓練她幫妹妹做這些,所以她能自發性行動至此,真的讓我非常感動。我想,這大概就是虎姊為姊的溫柔。

虎姊的成長還表現在她對文字與口語的反應 之上。她雖然還是喜歡纏我念書,但其實自己念的時間也增加了,同時開始會抓著無法理解的詞彙追根究柢。除此之外,我也越來越常被她糾音。我想今年我的日文要是能有一些些的進步,虎姊絕對是最大功臣

明年四月,虎姊即將踏進小學,面對這處未知的領域,虎姊本人期待滿滿,我也是,但更多了一些緊張。好不容易才明白幼稚園媽媽的竅門,現在得跟著學習小學家長應有的姿態,不知道我能不能扮好這個角色,總之就跟虎姊一起加油。


昔日煙斗仔,今日虎姊,6歲生日快樂。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