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4, 2016

合宿



沒想到在離開博班六年後,合宿這詞彙還會出現在我的生活,不過這次的體驗主角不是我,而是年方五歲,正身處幼稚園最後一個階段的虎姊,看來合宿」真是此國教育體制中不能缺席的環節。

倭國幼稚園通常會在大班那年暑假,替幼童們安排兩天一夜的住宿活動。住宿地點不一定,資本比較雄厚的,也許前往遠處的別墅山莊,有宗教背景的或者入住寺廟禪房,一般的則就近在教室裡打個地舖。虎姊的幼稚園屬於末者。

基於多年前的慘痛經驗,我對合宿沒有什麼好印象,不過虎姊要去的這場,既不用發表論文,也無以批判為職志的的學長環伺身旁,甚至還有奧林匹克競賽、咖哩大餐,以及營火晚會點綴,聽起來比我參加過的有趣多了。要不是跟一群幼童作伙這事想來有些可怕,我都不介意出席看看能否修補個人創傷記憶。

本來以為合宿的目的,就是讓這些即將從幼童轉型學童的小傢伙,藉由體驗沒有爸媽在身邊,以及和同班同學們並肩共枕(還有夜裡互相傾軋)的滋味,邁出獨立的第一步。出發前細看通知單才知,原來這看似歡樂的合宿活動,其實還有個「落實防災概念」的偉大目標──

在學時若逢大震,幼童可能會面臨必須暫宿校園的困境,為免他們臨災慌亂,合宿正好提供了一個預演的機會。

除此之外,活動裡也處處可見防災構想,包括以防災頭巾為枕(隨手拿起來就能保護腦袋),以及入睡時必須穿襪子(夜半避難時無暇著鞋,穿襪可以保護腳不遭尖銳物刺傷)等等,看得我嘖嘖稱奇,不得不佩服避難大國對各種災難場景完整又充分的想像。

合宿當天活動雖無家長戲份,事前準備卻容不得為人父母的偷懶。幼稚園活動兩個月前,家長便得於參觀日時和學童一起製作合宿行程表。活動一個半月前師長面談,必須詳細交代家中幼童的入睡習慣。活動一個月前,領得密密麻麻的備物清單。一周後,召開家長說明會,預演當日活動內容之外,順道回應各式提問。再次一周要舉辦「行李點檢」,以確認老師在講爸媽有在聽,若有項目不合格,小孩就會回家發你黃卡請求改進。合宿前七天開始必須天天量體溫、詳寫排便情形,最後再將飼育紀錄掛在這群揹著大行李的奇獸頭上,讓他們搭乘特別巴士入校赴約。

第一次離家外宿,虎姊的期待明顯多過緊張,唯一的憂慮是「我不在,妹妹會不會寂寞?」(妹妹以行動證明她毫不)。煙斗和我則非常擔心,一有壓力就會在夜夢中拳打腳踢,本人卻意識全無的虎姊,半夜會否讓我們接到「令嬡睡覺時三拳五掌一個飛踢傷了同學,快來土下座吧」的電話。

就這樣,各人懷著各人的心思,迎來了合宿。

幸好一夜過去,電話安靜無聲。隔天出發去幼稚園接人時,鄰居媽媽說她趁空去看了個電影,我雖因有蛇妹在旁,沒辦法過得那麼爽,但少了一隻獸要對付,仍覺得輕鬆無比。

解散前,老師們逐一發表感言,好多老師說著說著都哭了,讓剛剛還懷著齷齪思想的賤婢深覺自己十分可恥。

趁午飯時問虎姊,「那你昨天有想我們嗎?」

只見虎姊一臉困惑,「蛤?沒有啊!

「......」好吧,我為了一度覺得自己可恥的自己感到可恥

第一學期的重頭大戲落幕,儘管我還沒感覺到合宿帶給虎姊什麼成長,但能得一夜假期,這活動仍值五顆星。可惜學校沒安排活動問卷,否則我一定要在建議欄裡填入「希望未來可買大送小,邀園兒兄弟姊妹一起同行。」(然後就被列為怪獸家長了吧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