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5, 2016

遛童小記:Tokyo Disney Sea



打從傍身獸由一增二後,炎夏、寒冬,以及擠死人不償命的周末與連休假日,全被我們視為造訪鼠國的禁忌期。以此原則逐一刪減,再考量煙斗出差計畫與虎姊全勤獎的野心,餘下的便只有幼稚園創校紀念日,和參觀日隔週補休可供選擇。這回我們挑了前者,後者則留起來以備書包見學之旅。

和往年不同的是,兩獸因為涉世漸深,慢慢發現鼠國不但是個好玩、好吃、好買的樂園,還十分歡迎幼童盛裝出席。因此虎姊早在去年年底就許了願,強烈表達她想著公主裝入園的野心,而且不惜拿「到入園為止,我都不會再吵著要買餅乾」的誓言作為交換,之後也的確言出必行,很有毅力地實踐了半年,成功替自己和妹妹各掙得一件入園戰鬥服。

我們出遊這天運氣不錯,前夜雖然風狂雨驟,到了出發時刻倒只剩下綿綿細絲,下了巴士後雨還停了,一整天也未再飄過雨,午後甚至還有陽光露臉,氣溫不冷不熱恰恰好,讓一度擔心兩件公主服難逃泡湯命運,而女主角們可能凍僵的賤婢鬆了一口氣。

這次的入園額度奉獻給了迪士尼海洋。攜幼入園,高處墜落、急速旋轉、360度繞圈等等刺激型的遊具,基本上都與我們無緣,所以目的地非常清楚,阿拉伯宮殿和人魚世界就是我們活動重心,至多再穿插達菲熊的歌舞表演,射射玩具,或去和烏龜聊天。

稍長幾歲的虎姊經驗值豐富,又天生熱愛嘗鮮,大部分的遊樂設施對她已經不構成問題(不帶她去搭乘才是問題)。相對之下,菜鳥蛇妹雖然不是初次入園,但由於前兩次還是懵懂無知,不像這次稍諳世事,也能清楚表達意見,對各種遊樂設施開始有自己的想法和評價。

比方說,3D型的劇場就非她所好,一來她不喜歡阿拉丁中的人物造型,二來眼鏡太大無法置妥,所以整段影片時間就她一人背對畫面。還有快速轉圈型的設施也讓她十分崩潰,儘管不再像上回一樣途中掙扎討抱,但下座後會以半哭調一再重複「我不要再坐這個了,我怕~~~」。除此之外,以真人姿態出現的角色也是她的死穴。於是當虎姊無比興奮地和精靈、和王子拍照時,蛇妹可是在一旁剉得要命呢!

雖說如此,蛇妹還是在鼠國獲得了頗大樂趣,達菲的歌舞秀、川頓國王的演唱會都讓她看得目不轉睛,發現姐姐被龜點名之後,開始拼命舉手想搶麥發言。射擊遊戲時雖然不善瞄準,倒也盡力發射了幾枚砲彈。至於吃食就更不是問題了,甜鹹冷熱來者不拒。

對虎姊而言,這則是一趟夢想成真還兼滿足她主角欲的旅程。鼠國員工個個深知少女心,見著盛裝的偽公主們,必定鞠躬問候「ごきげんよう」,連與龜對話,都因此獲欽點發言,整個過程爾後令她足足回味了好幾天。

入園時適逢十五周年慶,我們也(被迫)購入了一對紀念光杖。光杖有兩種模式,園內模式的玩法是必須至園內各處的光杖台蒐集七色彩光,全部集齊後可觀賞一次特殊聲光秀。除了集色之外,如果在園內遇到攜帶光杖的工作人員,也可拿出自己的光杖和對方無線傳輸,換取特殊色效果。此外,走到入口處的十五周年航船下,對船舉杖,也有特別安排。離園後,則可調回有米奇祝願的標準模式,在家裡當變身遊戲的道具,或(不怎麼亮的)手電筒用。

鼠國朝拜之旅圓滿落幕,虎姊蛇妹各有收穫,唯獨一點令蛇妹不滿:「我沒有看到A路撒啊!」

嗯,聽說要等到2021啦!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