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 2016

Turn around II:2Y5M


 
若非筆尖無墨,我還真以為這她寫的XDDD



蛇妹滿25個月。

本月最顯著的變化,是她對《冰雪奇緣》(日譯:アナと雪の女王)的熱情進入大爆炸期。兩年前我曾被迫晨昏定省的主題歌,近日又重新搬上耳際,唯一的差別在於主唱的交接。

蛇妹喜歡冰雪奇緣並非一天兩天,不過一開始她還十分敬重虎姊(或者認命),若有相關玩具入手,不論什麼都會自動朝安娜靠攏。但自從發現虎姊對艾莎興趣缺缺之後,蛇妹也決定不再掩飾她問鼎女王寶座的決心,諸如:(1)每天在家綁棉被偽裝披風或長裙、(2)主動指定下次去迪士尼要穿艾莎洋裝入場、(3)對COSTCO買回的雙姝浴巾愛不釋手、(4)反覆耳提面命,終於成功逼得我幫她做了一個(偷工減料TSUMTSUM版的)艾莎磁鐵包等等,眾多行為都展現出她對莎姊遲來卻真摯的憧憬。

我以為這已是極致,哪裡知道她又讓我看到了新的頂點,前幾天她唱完第285遍ありのままで之後,正色對我宣布,「我不是煙斗XXX,我是煙斗A路撒。」父母賜名也可拋,這兩歲兒的熱情真不是蓋的。

不知是否因為逐步靠近叛逆期,最近突然變得不怎麼愛走,即使短距離也常常纏抱。還有,固執哭鬧的頻率變高了。種種跡象都提醒著我虎姊當年激烈的戰況,雖然這回已非茫然應戰,但一想到之後可能出現的場面,還是忍不住頭皮發麻,同時開始認真思考念大悲咒來鎮獸的效果。

另一個考驗則是蛇妹開始步入「問題兒童」期。「為什麼」成了她的口頭禪,一段話裡總要夾雜數不盡的問號。求知慾旺盛當然是好事,但姊姊都還沒從這階段畢業,妹妹又忙不迭地踏了進來,等於是讓本人慘遭包夾,每天從睜眼到閉眼,都有無數的問號攻擊,明明離校已遠,卻常常有作業怎麼寫都寫不完的焦慮。

和虎姊仍然保持著又吵又好的關係。還是常常鬥嘴,還是偶爾挑釁,不過老二就是老二,比虎姊識時務多了,一旦發現苗頭不對,譬如有可能遭到肢體攻擊,或是更兇的人要來了(如老母),立刻會閉嘴求生。

回台灣一趟,和姊姊一起迷上了粉紅豬小妹,網上購入的原文迷你繪本聽了雖然不知有沒有懂,但依然愛不釋手。10ぴっきのカエル10隻小青蛙)」是另一套深得妹心的作品,上個月返台前念了不夠,一回日本馬上又去圖書館挖了出來,毫不掩飾她對這群兩棲動物的熱愛。

熱衷的玩樂主題略有轉變,大概是耳濡目染虎姊自編自導自演的幻想劇碼,現在蛇妹也很喜歡拿著玩偶搞一人分飾多角的小劇場。只要看她對著玩偶嘀嘀咕咕,就知道不能靠近騷擾,否則便只有換得蛇妹怒吼,「你不要說話啦!」的下場。

這個月因為虎姊學校安排,蛇妹跟著參與了一場親子便當會。第一次拿自己的便當盒用餐這事對蛇妹似乎意義重大,當日她不但迅速俐落地完食,事後更頻頻回味,此後三不五時就要提醒我,「下次便當會我也要去!」雖然提三人份便當與水壺(加地墊加幼兒加推車)這事有點教我頭疼,但若能增加蛇妹對幼稚園的好感,為娘的也只好拚了。


近來天氣轉暖,蛇妹冬眠許久的娃娃心也跟著蠢蠢欲動,成天想要親近陽光、綠草,以及鞦韆滑梯。日日上公園打滾,我想大概就是我們接下來這個月最重要的行程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