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6, 2016

書僮筆記:《ボタン(鈕扣)》


借回此冊是因為繪者畫風看來很熟悉(大概曾經為虎國通訊巧連智執筆),細讀之後意外發現,裡頭的文章字句比圖繪更動人,這才注意到作者是森繪都,除了繪本與兒童文學之外,她也兼寫散文與小說。

繪本內容說的是,小女孩特別喜歡藏於媽媽衣櫃中的小方盒,打開來,裡頭是年輕時喜歡縫紉的媽媽蒐藏的鈕扣。望向各色各樣的鈕扣,她一方面好奇它們曾經搭配過什麼款式的彩衣,另一方面,透過鈕扣似乎可以見著,她所不識的,媽媽年輕時的姿影。後來媽媽幫她把所有的鈕扣縫上洋裝做為裝飾,誇張的造型惹來同儕注目,調皮的男孩甚至當面取笑,但這不改小女孩的滿心歡喜,因為「鈕扣的數量,就像媽媽同在的份量」(ボタンの数だけ、おかあさんといっしょ)。

書中的文字表達清楚,並不艱澀,句間帶著詩韻,詞意則充滿延伸聯想的可能,加上繪風明亮的圖畫加持,它因此深得我們母女三人喜歡。

虎姊蛇妹對裡頭形形色色的鈕扣百看、百數不膩。當書中小女孩忙著妄想鈕扣搭配的服飾款型時,虎姊與蛇妹便在書本這頭,爭指著說明她們想穿哪衣,還不忘逼我一同表態。


我則特別喜歡小女孩從鈕扣聯想媽媽青春時代的描述:

「ぼたんをみると、いろんな ママが みえてくる。
 望著鈕扣的時候 彷彿見著了不同的媽媽。
 わたしの ママじゃ なかったころの ママ。
 還沒成為我媽媽時的 媽媽
 はじめての デートは どんな ふく?
 第一次約會 她穿什麼樣的衣服赴約呢?
 どんな ボタンの ふくで わらって、
 她穿著有什麼鈕扣的衣服歡笑?
 どんな ボタンで 泣いてたの?
 又對著什麼樣的鈕扣流淚呢?」

雖不知道小男孩們是否也有這般心思,但我很確定,小女孩的確有感性如此,她們尤其對媽媽的過去充滿好奇,把那些(媽媽可能自己都不想要的)青春遺跡視若藏寶圖的片段,縝密搜索、仔細拼湊、用心揣想,試圖想解開她們沒能趕得及見著的媽媽的過去。

讀冊時心裡滿滿溫馨,闔上書頁後卻不免有點焦慮,人家好歹有鈕扣,啊我是有什麼哩?想來想去,只想到櫃裡飄洋過海來的漫畫、整套紅髮安妮,還有金庸全系列。


嗯,所以將來雙獸若有意憑此追想媽媽的青春,還得先看得懂漢字才行。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