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6, 2016

大班紀錄:春季親子遠足



四月最後一樁任務,是中大班生限定的親子遠足這回行程非常充實,一要進農園裡獵草莓(いちご狩り),二要前往養樂多工廠一探乳酸神飲的誕生秘辛。

如果天公作美賞個好天氣,如此內容肯定能讓人留下甜滋滋的回憶。偏偏升上大班後,不知是否有人得罪雨女,太陽連線的預報裡只有便當會那天豪雨就罷了,想不到連半年一次的遠足,都恰恰撞上了淒風苦雨的低溫冷日(北海道還飄了雪呢!)。沿路濕淋淋又冷颼颼,光是提筆回顧,都忍不住要發點抖兼打個噴嚏。

第一目標「越谷草莓城」和我們去過幾回的新三鄉湖畔城比鄰,車程不遠,正好是大家在巴士上自我介紹一圈兼玩趟遊戲可以抵達的距離。

這是虎姊的採草莓初體驗,也是我在倭國第一次踏入草莓園,雖然兩人都說不上有多麼熱愛紅色果實,但處女行總是帶著許多新鮮,特別是倭國的草莓園遠遠不同於我在台灣經歷過的採草莓。
這不是我認識的草莓田啊!


我明明記得草莓是一種栽植於田中,個頭十分低矮的水果,摘取時少不了有些彎腰屈膝的動作。但越谷的草莓不但都生活在防風防雨的塑膠屋裡,更重要的是距地甚遠,幾乎與人齊頭。仔細一看,才發現它們是以類似盆栽的方式置於高架,所以伸手即取,不傷腰背,也沒有沾泥帶土的顧慮。

要說貼心方便,這還真的是很貼心方便,方便到我深深覺得倭國的草莓根本不適用於「狩り」這樣帶著野性與攻擊意味的詞語,因為採草莓的過程已經被搞得宛如撲蝶般輕巧又柔美。只是一邊領童取莓,一邊也忍不住擔心起來,幼兒們看慣了這樣的場景,將來若抽問田園常識,他們可還給得出「草莓是長在地上」的答案嗎(因為真的都不在地上啊)?

有別於挖地瓜要扛一堆戰利品回家,遠足選用的行程是即摘即食。對草莓粉絲而言這也許是個天堂,但對一般民眾(譬如我們母女)來說,奮力吞個十顆已是極限,畢竟外頭濕冷,若再嗑個滿肚子水,我都不敢想像會是甚麼下場。不過比起虎姊班上三個挑明了不愛草莓,在此遊蕩彷彿行屍走肉的小男生,我們至少還在回收門票錢的路上做過努力。

至於第二目標養樂多工廠,可能是因為參訪過程得不斷在數棟樓間進出(附帶不斷穿脫雨衣的程序),舉目所及又只有銀亮亮的大鋼桶,除了偶然瞥見台灣版廣告讓人暗喜(而且告知虎姊後,她就不斷去按台灣鈕排擠他國廣告現身螢幕的機會XDDD)之外,實在沒有太多令人印象深刻之處。若再考量去回車程時間與當日氣候,我由衷覺得,採完草莓就打道回府可能更開心一點。

除了草莓姿態外,這日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則是虎姊在巴士上玩猜謎遊戲的反應。老師事前準備好紙冊,把每個小朋友名字的平假名打亂順序寫出,再讓他們邊看邊猜是誰的名字。可怕的是,虎姊根本秒答,我連紙上的平假名都還沒看完,她已經大聲吼出答案。

不只虎姊如此,其他同學速度也頗快,讓賤婢一度嚇得懷疑自己是否認知失調才答不上來。一度以為她們曾在班上做過練習,詢問後才知這是第一次玩,再追問她為何可以秒答,虎姊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事後跟煙斗討論,勉強推測或許平假名在我們成人眼中是字,但對幼兒則是圖形,所以當我們陷入念字、思索、拼湊的過程時,他們已經直接組圖完勝。

冷雨開頭,草莓點綴,養樂多畫句點,大班春季親子遠足,交差!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