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7, 2016

女兒節



女兒節在吾厝是樁大事。不只長輩有此觀念,上了幼稚園後對季節行事分外敏感的虎姊,也絕對不容我們輕縱此日。於是節分才剛落幕,賤婢便給逼著翻箱倒櫃,早早請出雛娃娃上座,以為一個月後的盛會做準備。

今年因為蛇妹兩歲,正值破壞力最強的時期,我怕雛娃娃遭遇不測*,堅持只拿出吊飾(つるし雛),以及親王與姬君,至於三人宮女和眾多小道具,就請她們多休息一年,明年再登台演出。

每年請出雛娃娃時,我都十分戒慎恐懼。誰教這些娃娃一個比一個細緻而嬌貴,若是稍有閃失,不只福澤先生飛天,也辜負了長輩們的心意(但今年我就幹了不能說也不想說的蠢事)。

雛娃娃們雖然華美,可惜高置架上,近觀不易,因此對雙獸來說,還不如就近置於桌旁的つるし雛來得親近。她們不但有事沒事就要去摸個兩下,還三不五時就來對我出考題,「為什麼這裡有兔子?」「蝴蝶是什麼意思?」「有蝦耶,為什麼?」還好有善心人士網開大百科,否則外國野郎我本人就要遭無止盡的問號逼瘋了。


倭國的節日除了在意視覺效果,對吃也一向講究,女兒節的代表食物首推散壽司、三色菱餅,以及球型米果あられ(至於甘酒,就等個13再說)。

過去我們要不是直接購買現成品,就是假借家族同歡,把準備責任推給善廚的煙斗媽。今年賤婢小有長進,從現成品改為半成品,煮好蛤蠣湯,醋飯自炊自拌,胡蘿蔔壓花型,和豆莢一塊燙熟備用,其他該灑擺的魚卵、熟蝦、櫻色魚鬆,和鰻片,則有賴生協提供真空包。

其間曾經一度猶豫,是否應該購入拌壽司專用的木桶,但看看無處可收的碗櫃,還是打消念頭,改裝蛋糕模壓成圓形,置於盤中,撒上應備配料,再讓雙獸幫忙放個胡蘿蔔花和豆莢,儘管沒有繪本裡那樣漂亮精緻,但應該可以感覺到媽媽(今年沒有偷懶)的心意。

為了這些嬌貴的雛娃娃,今年我們購入了專用桐箱,雙層設計,附車輪,佐以收納棉袋,趁著裝擺取放的空檔,幫這些長年窩居紙箱的娃娃們搬了新家。新家最大的好處就是一目瞭然、取放容易,雖說一年其實也只登場一回,不過至少不用再與大裡有中、中裡有小,小中還藏著更小的紙箱群搏鬥。

對雙獸而言,娃娃雖美,散壽司、菱餅,以及あられ味道不壞,不過最讓她們開心的,還是首推那奉女兒節之名賞下的禮物。現在虎姊每天忙著玩她的アクアビーズ蛇妹則捏寒天黏土捏得不亦樂乎,能讓她們找著埋頭苦幹的新樂趣,為娘的我也對今年女兒節非常滿意。



[1]後來發現我才是最可能導致他們損傷的危險人物!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