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6, 2016

流感假盡


虎姊與台灣年假同步,還一樣長的流感假期終於告一段落,今天早上送她上校車後,大大的」字浮現老娘心頭。

這突如其來的噩夢始於上上週二。當天校車駛來時,總覺得不太對勁,仔細一看才發現,虎姊班上一個幾乎沒請假過的元氣小女孩竟然不在位上,才跟同學媽媽說好難得啊,隔天與她同公寓的另外兩個小朋友也缺席了。同日下午就收到學校通知,說虎姊班上有數名園兒確診B型流感,呼籲家長們多加小心。

可惜警告的速度比不上病毒傳布。星期五早上送走虎姊後,發症情報紛紛報到如雪片,最後一封宣稱虎姊班上已有七人罹病,隔週一、二必須強制停課,搭乘晚班校車的同學不妨考慮在家休息。稍後根據虎姊帶回的消息,這天她們班上總共只有七人赴學,連老師八個,創下開班以來的最低紀錄。

機不可失,連忙對虎姊曉以大義,不斷洗腦她昨秋挨那兩針很有價值,否則現在只怕她也已加入B流大軍,明年我們還是乖乖打針吧。話都還熱著呢,隔日上午,同棟公寓的同學媽媽傳來簡訊,說她兒子昨夜高燒急診,不過沒有驗出流感病毒,順道關心虎姊狀況。虎姊這幾日雖然有點鼻塞,但精神不錯,體溫正常,我便照實回覆。

哪裡知道,一入夜,虎姊就燒.了.起.來。

隔天趕忙殺入耳鼻喉科,小小的診間裡所有能站的地方都被據走,診間外還大排長龍的景象,搭配嗽音涕響不絕於耳的效果,讓我邊等邊在心底暗剉,總覺得就算沒病,等了這一遭,也要吸入不少病毒。不過醫生很快就證明我的擔心無用,因為根本不待他人傳染,虎姊的鼻腔裡就刮出了B型流感病毒。

護士遞過一張熱型表,簡明直快地宣稱,「五天後帶這回來,確認後才開登園許可。」換句話說,虎姊至少五天不可赴學。這消息不只對我晴天霹靂,虎姊本人也很難接受。一驚未完,一驚又襲,週一園方發來新訊息,由於虎姊班上發病人數已達3/4,強制停課期間從兩天延長為五天,連作品展都不得出席。雖然不是什麼好消息,但虎姊(賤婢)一想到她並不是唯一上不了學(要加班),還得服克流感(同時搏兩獸)的苦主,總算稍有安慰。

雖說打了針還是得病這事,實在痛打我臉,但我還是願意相信(自我催眠),多虧疫苗抗體保庇,虎姊的病況才不致惡化。流感假期間,發燒溫度大約在385上下,另曾出現一些輕微的咳嗽與鼻塞,但都不嚴重,精神、活動力與食慾俱佳。原本擔心克流感的副作用也沒出現,起碼我沒聽她說起,半夜起床看到小人跳舞之類的驚悚情節。

發病第四天後,體溫回復正常,咳嗽次數略多,週五複診換了藥,領得登園許可證後,週末咳嗽的狀況也頗有改善。好不容易捱過一週,終於結束只能在窗口望校車的生活,今日虎姊不但特別早起,還自動自發著裝完畢,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校車終於重新恢復往日熱鬧,該在的人也一個不少,目送虎姊與同學登車後,我和同學媽媽相視而笑。

よかったですね。太好了!)
お疲れ様でした。辛苦了!)


哎,如果還有什麼比這兩句更能準確描述此時心情,那一定就非「爽」字莫屬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