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0, 2016

リバース


虎姊本週因流感遭禁足,不只她本人痛苦,跟著加班的賤婢也十分崩潰,抓緊零碎空檔,終於讀完湊姊新作《リバース》。

說新其實非常勉強,畢竟已是昨春出版,但這次候書不到一年就入手,速度之快遠超乎我個人想像,只能說相當感動(但同時默默為湊姊的人氣擔憂)。

《リバース》是一本絲毫不見任何惡意的小說,裡頭主角們皆平和良善到讓我數度懷疑,這是否真的出自那曾冷筆寫下《告白》、《少女》的湊姊之手。然而耐心是有價值的,如果能好好抱著書讀到最後,忍住途中所有追求更刺激的閱讀體驗的衝動,那麼到了最後,對,就是最後那一頁,最後那一句,最惡餘韻(後味の悪い)女王必定不負其名,賜給你環腦三日不絕的惡餘韻。

和湊姊它作相比,《リバース》書中主角皆善人,一切行舉皆無惡意,卻也正是因為出發太過良善,以至於真相大白再回顧時,突然就發現這讓它比惡意的傷害更為摧折,因為讀者頓失立足位置,也被剝奪了究責的權力。

更可怕的是其實根本不知如何批評,畢竟一路走來,深深理解且認同主角之後,就算不想想像,也必能想見,他定然是最驚駭、最無法原諒自己的人。而那未被寫出的然後,就是不能想、不願想,但其實已經偷偷想及的惡餘韻之所在。

《リバース》,reverse,既意指回顧,也可定義為逆轉,而兩種解釋套在此書都合理。回顧到了最後,善惡反轉,信念崩毀,頭與尾悄悄呼應,答案原來在一開始即已明示。

這書對我的另一個啟示,是在倭國,人真的不能小看食物過敏這事。

虎姊上了幼稚園後,我第一次見識到倭國學園對食物過敏的謹慎戒備,不只所有學生都得在就學前填妥一份過敏清單(裏頭密密麻麻羅列雙面兩頁),學校如果要發給任何食物(諸如營養午餐或點心),也都必須預先送上成分表供家長審核。若裏頭有不適自家幼兒服食之物,家長就得自己準備備用品赴校。剛開始覺得有點誇張,後來見識過身旁慘例,才知校方嚴防其來由自,湊姊果真不虧曾為教師,完全掌握了倭國學園的教訓核心。

虎姊生日,胖母老愛問,怎麼不讓她帶點心發給同班小朋友吃。唉,要是胖母也讀過此書,一定就能理解我的苦衷。帶點心分同學?別嚇我啦!自家小孩吃了OK,可不代表別人家的也不起反應,等下要是搞出個食物過敏,這責任我怎麼擔得起?由此可見,乖乖桶是無法靠「生日分同學吃」這招打進倭國市場滴!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