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 2016

Turn around II: 2Y1M

往事不必再提的大摃龜忘年會

蛇妹滿21個月

本月最可喜可賀的變化,是蛇妹終於完全離乳戒掉了最後一餐晨睡奶

大約幾個月前開始,我就默默懷疑,蛇妹晨睡前吸奶的安撫意義大過飽餐,不過由於這餐對生活並不妨礙,蛇妹亦無錯過便要發狂的反應,加上哄睡效果一流,我便任由她去。

兩歲生日前一週,開始耳提面命,過了兩歲就長大了,該和歐掰道別囉。生日那天供完最後一頓奶,隔日起我便不再解衫,不敢置信的蛇妹,少不了回敬一陣嚎哭,不過老娘身經(虎姊)百戰,蛇妹的反應在我眼裡不但一片蛋糕,還是特別小塊的那種。

第一天她哀號了約三十分鐘,精疲力盡睡著;第二天抗爭時間更短,十五分後就分心幹別的事兒去了。到了第三天,喔,不,事實上根本沒有第三天,從此媽媽的乳房對她而言就成了一處平坦,呃,是平凡的風景,除了偶爾瞄到更衣時會嚷著「這歐掰」,沒有更多留戀的反應。

反倒是媽媽有點不捨,每當回想起她倚著胸口時的溫度,軟軟小小的身軀,還有笑咪咪的表情,就難免要感嘆娃娃怎麼大得這樣快,一轉眼她就會蹦會走,再轉眼明年都要慶七五三(但若問我要不要讓時光倒轉,本人一定斷固拒絕!)。

斷奶之後,最大的變化是晨間哄睡變得比較困難。目前的應對之道是仍按固定時間帶回房裡,放任她在床鋪周邊翻滾一陣,再反覆哼唱賤婢自編的五十音歌與注音符號曲,試圖以慢節奏、少變化、抽象的背景音樂將她迷暈。

在餐桌表現上,最近開始願意使用學習筷,對麵食的接受度大為增加。一直以來被她拒於門外的炒麵、湯麵、煎餃,還有吐司,終於有機會登場成為盤中飧。

跨過兩歲之後,自我主張也越來越增強過去面對虎姊的霸道,多是默默往肚裡吞,現在不只會告狀,還會反擊,我甚至目擊到好幾回她主動教訓虎姊的場面。過去一直以為老虎最兇,現在才發現蛇也不好惹,再這樣下去,女子角力賽恐怕很快就要在吾厝上演(當然目前最強的仍然是媽媽XDDD)。

還有,蛇妹也越來越介意「公平」。虎姊今年長得多,原有的冬衣幾乎都穿不下,我趁空幫她補貨,衣物寄到時,蛇妹跟著繞滿箱新衫打轉,還不忘頻頻發問,「我的呢?我的呢?這件是我的嗎?」讓一心想著她反正有過去囤衣,不必急於一時採買的媽媽尷尬極了。看來以後東西要嘛不動聲色地補齊收櫃,要嘛公開拆箱就得人人有份。公平實在難解,我想這將是我今後必須好好處理的課題

媽媽的天堂

是說跟姊姊吵歸吵,兩個人好的時候又黏得像沾了膠,姊姊不在家時,蛇姊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虎姊咧?」平時不但非常注意姊姊的一舉一動,有甚麼好玩好看的,第一個揪的對象也非其姊莫屬。有回我問她最喜歡的人是誰,她幾乎是想也不想,立刻就供出了虎姊名號*,讓從來沒將哥哥列入喜愛名單的賤婢我本人十分驚訝,一直思考是否這就是同性手足與異性手足間的差別。

本月繪本運不錯,連借了幾冊都深得蛇妹青睞,包括:「たっくんとたぬきシリーズ」、「どんぐり村シリーズ」,工藤紀子的「ピヨピヨシリーズ」,以及創下一天念了7次(還連念兩週)紀錄的「いもほり、コロッケ」 。也許是因為繪本真的太有趣了,這個月她花在玩具上的時間明顯減少,最得歡心的玩具一是生日時領得的照相機,狂拍猛按到我光幫她刪照就搞到頸酸指疼,二是聖誕禮物姊妹對講機,動輒就拿著對空氣言語。

十二月有許多愉快的活動:生日忘年會遊戲會、演唱會、聖誕節,以及家族共聚的除夕我不清楚蛇妹是否明白這些節慶的意義,卻很確定她樣樣樂在其間,所以生日時就高唱生日歌,遊戲會便背下姐姐的主題曲,演唱會完天天邀請我們一起跳起來」,聖誕夜時一再宣稱「我穿得跟聖誕老人一樣,好好看喔!」正月雖還未至,「もういくつ寝ると、お正月」已經哼到我耳朵快要長繭。

希望在新的一年裡,蛇妹依然能保持如此看待生命的熱情,開心地迎向接下來的每一天(若能接受音量調整指令,媽媽會更歡喜)。




[1]不過如果當著虎姊的面前問,蛇妹就會微笑著搖頭,堅持不肯吐露愛意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