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1, 2016

開春舂餅


開春舂餅(=麻糬)是大樓管委會的定番活動,今年照例在新年後第一個週日登場。去年嘗過甜頭的虎姊自然不會放過,老早就向家人表達與會意願,至於上回還搞不清楚一切是怎麼回事的蛇妹,雖然不知社會常識是否豐富一些,但一聽姐姐要去,管他三七二十一,跟著喚聲卡位先。

舂餅固然是重頭戲,不過辦活動向來很有一套的管委會,當然不可能只提供這個熱鬧而已。活動揭幕,先要來個破樽飲春酒,然後發送大樓限定本年度紀念木杯(),以及大樓志工們熱心製作的三色麻糬,有食有飲,接著就可移至中庭休息區,一邊享用美食,一邊欣賞太鼓與獅子舞。

老經驗的虎姊深諳門道,一領完麻糬,立馬奔向舂餅區排隊,深怕慢了幾步,待會兒隊伍拉長,就得多挨一陣冷風。二度持舂,雖仍無法獨力進行,但動作比去年俐落了一些。任務一了,領過抽獎券,又蹦蹦跳跳回到桌旁,二話不說開「糬」大吃。

今年過年,虎姊充分展現她對麻糬的熱情,在奶奶家嗑了幾天不過癮,回家還逼著我烤麻糬給她解饞。結果人家送神的日子還沒到,我們家已偷跑開「鏡(餅)」,發現後讓迷信愚婦不安了好一陣子,深恐莽行得罪神明。

而因老母控管,整個年節幾乎與麻糬無緣的蛇妹,則在這日初次開葷。為免發生噎食意外,我還自備剪刀,先將麻糬剪成小小塊,才敢開放蛇妹取用。而蛇妹這日大啖麻糬的表情,則讓我深信,等候與旁觀用餐經驗(就是看得到吃不到啦XDDD),肯定是食物最好的調味料。

吃飽了還不過癮,剛才沒趕上舂麻糬的蛇妹,一擦淨嘴巴,第一個反應就是指指舂餅區「じゃ、わたしは?(那我咧?)」讓原本已想打道回府的長工賤婢只好再度出動,陪她再進一次舂餅候補隊等待圓夢。

楊過舂餅

排著排著,正好遇上舞獅隊來咬人。根據年節習俗,舞獅咬頭可除厄氣,保佑今年無病無災,所以不管小孩怎麼閃躲,幾乎都會遭自家大人推出去「獻祭」,蛇妹當然也逃不過挨咬的命運。是說這下場就是她當天嚇很大,驚恐的程度完全反應在是夜眠夢裡,讓一個晚上被哀號嚇醒三次的老母深深懊悔,暗自誓言明年絕不再推女入火坑(以免賠上寶貴的睡眠時間)。

怕歸怕,終於輪到自己下場時,蛇妹對舂餅倒還挺敬業的,哪怕手臂已折,都阻礙不了她「咚、咚、咚」打擊米糰的決心。


只可惜兩姊妹賣力換得的兩張抽獎券,不敵爹娘的蠢腦袋。長工賤婢搞錯抽獎時間,回家避過風頭再下樓時,活動已全部收攤,2016年手氣如何成了無解之謎,只有一件事確定──看來我們夫婦,該好好醒醒腦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