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0, 2016

遛獸小記:上野遊晃


煙斗週日主動提議,要前往久違的兒童遛獸,我想他大概受不了兩個女兒成天在公園野放,所以想改走書香路線陶冶雙獸一番

可惜難得的文藝精神卻碰了壁,國際兒童圖書館此刻正在進行整修,雖然不至全館封閉,但外觀都為鷹架與遮布所擋,一樓的圖書室也不對外開放,想為小孩扎書苗,最快得等到二月底後才能如願

這下慘了,雙獸千里(?)迢迢來到此地,尤其虎姊嘟囔著走了好長距離,要他們兩手空空原路歸返,百分之百不可能察覺不對的虎姊開始頻頻逼問煙斗替代方案,賤婢腦筋一轉,想起方才路過的巨大噴水池,連忙拋出「我們先散步到噴水池,欣賞一下再去吃飯」救駕。

這名喚介於上野動物園與國立博物館間,雖非新物,但之前花了三年時間整修,長到我都不記得它本來的樣貌。新落成的噴水池外觀倒挺雅致,除了安置步道、座椅,更有各色鬱金香環池而栽,為萬物蕭條、色彩匱乏的冬日園景添了幾分活力。

噴水池內的水柱共三列,直線開展,定時起舞。噴水本身並不稀奇,但一與前後風景相佐,立刻生出恢弘氣勢,不管朝博物館方向眺望,或反向搭配公園樹海,都有讓人打從心底讚嘆「不虧是上野公園」的本錢。

這池子帶給雙獸不少樂趣,兩姊妹一下研究鬱金香的形色,一下觀察池裡水質,要不就拿矮階當舞台,或輪流踩在階上環池而行。加上跨園的步行距離催放電力有成,總算平安度過午前時光。



午餐就近在一蘭解決。妹妹初次入店,對豬骨拉麵十分賞臉,姊妹分食一碗不夠,還挖走不少我續碗的份量,吃得津津有味。原本要打道回府,後來繞道下町風俗資料館,把殘餘電力耗盡,回程果然一路安寧。

儘管原初目的沒有達成,不過我對這日安排還算滿意,唯一困擾的是,在上野,小徑真是不可亂行。一闖,路過成人劇院也就罷了,偏偏這劇院還精心製作人型看板,而且重點部位特意立體,讓超愛特色看板的虎姊一見便衝上前要求合影,長工與賤婢只能滿臉黑線勸退。


不過,有書香、有美樂、有珍奇、有科學新知、有歷史文物、有愛憎慾望,有生與死隔道相依,有在地人與外來客摩肩擦踵,這大概正是非上野不可見的風景,非上野不能體會的特有風情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