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 2015

Turn around: 5Y


煙斗仔滿五歲。

今年開頭未久,我就棄守了她的月記,改以不定時側寫各項活動為替。一來是幼兒不比嬰兒,新把戲不月月出現,二來也是我懶,正好遇上事忙,記錄便默默畫下句點。只是月記雖然停擺,猛獸的成長倒沒有跟著按下暫停鍵;過去這一年來,不論是在身、心發展上,她都展現了許多令我驚異的變化。

先來說說肉體活。

煙斗仔從嬰兒期起即走猛獸路線,入幼後未改此性,舉凡驅用身體力氣的活動都難不倒她。去年生日領得爺爺奶奶贈送的腳踏車後,學會騎車就被她列為年度目標,原本以為要達陣起碼得花上半年苦練,沒想到她在4Y5M11D便正式晉升為雙輪族,讓只監車過一回,就因為不想搞到自己高血壓,而火速退出教練團的短氣媽媽跌破眼鏡。騎腳踏車這事似乎會上癮,搞定了自家代步工具之後,她對外頭的腳踏車也大感興趣,每回征戰交通公園,園內用車起碼要換騎過三種以上才能滿意。

六月以後,煙斗仔在學校又發展出不同興趣,三不五時就吵著要上有單槓的公園展示新技。一個煙斗出差的週日,我拎著兩獸上公園放電,裏頭有座高度恰好的小單槓正合她操使。煙斗仔見狀心喜,連忙拉著我和妹妹到單槓旁,然後我都還沒反應過來呢,她已經在上頭咕嚕迴轉了一圈。

video


這景象雖然沒讓下巴脫臼,但我嘴也張得夠開了。原來這就是傳說中倭童必練的單槓轉圈,真沒想到竟然在女兒4Y6M時即有幸目睹,看來不把她送進李棠華是糟蹋她了。

七月底回台,和龎小弟結伴上了三週泳課,成果是可以閉氣打水前進數秒。返日後停掉街舞,轉入泳班,不過因為人數與分級制度,基礎動作得重頭再來。雖然離她念茲在茲的打水前進尚有一段距離,但一來有助於讓她適應獨自進場上課這回事(當然家長還是得在等候室裡發呆),二來對改善畏水反應也頗有幫助。更重要的是,游泳課讓我發現,她上課練習十分認真,敬業的態度每每讓我自慚形穢。

打從年初開始,煙斗仔就對習寫平假名很有興趣,偶爾會問起哪個字該怎麼下筆。賤婢原本頗有為師熱情,但磨合一回後,發現我們不太對盤,為了家庭關係的長治久安,以及彼此的血壓著想,我決定我還是謹守為母本分,不必妄登杏壇。如果我對她的習字過程曾經有任何貢獻,我想大概就是煽動她爸重新加入虎國通訊,取得「ひらがななぞりん」那台習字機吧(是的我們又回頭拜巧虎了XDDD)!

我撤離她的習字生涯沒有多久,她就自憑己力(+なぞりん的輔助+要寫信給班上老師和小朋友的決心)學會了書寫五十音的平假名。儘管字非完美,筆順堪疑,不時還會出現左右相反的現象,但四歲兒能做到這個程度,煙斗與我已經十分嘆服。

し寫反了XD

最近她開始認片假名了,我依舊是保持不指點、不介入的態度。現在我好像也慢慢可以理解,何以吾厝雙親明明為師,卻從沒干預過我的學業,以及胖母總把「小孩有興趣你不用逼,沒興趣你逼他也沒用。」掛在嘴邊。母親也許是小孩最初的老師,卻不代表必須在所有的事情上都自視為師,這是我在她五歲生日前學到的一課,我期許自己永遠不要忘記這點。

美術能力的大躍進,是本年度另一個出乎意料之處。幼兒時期她雖然偶動畫筆,但對美術勞作之類的活動不算積極,剛入學時帶回的作品下筆總是既輕又淡,別說成形成色,我甚至懷疑連線條都來自老師暗助。不過上學越久,她對畫圖勞作的興趣就越發濃厚,吾厝色紙、畫圖紙,以及彩筆的消耗量大增,煙斗仔繪畫的主題也越來越明確可辨。

十月底我到學校參加家長會,教室後排張貼著園兒們的運動會回憶,有不少作品還未脫離雙色路線,也有一些仍走抽象風格,而煙斗仔的圖畫裡不但有天有地有太陽,甚至還有正在挑戰丟球的自己,連我們家鋪的地墊都畫了進去,完整度與彩度之高令我甚是訝異,連同學媽媽都讚嘆了幾句。

只是既然會的事情都幫不了,這種本來就不會的事更沒有長工賤婢插手餘地,我們能支援她的只有上Costco扛回色紙包,以及幫她借書供她自習,至於想畫什麼能畫什麼,全憑個人本事。

撇開這些不談,這一年最令我高興的一點,是煙斗仔與妹妹不斷增加的互動、不斷增溫的感情。雖說離姊友妹恭這理想(或者妄想)還很遙遠,而且猛虎兇蛇吵起架來挺嚇人的,不過每天都能見到兩姊妹開開心心玩在一起的場面,已讓我十分滿足(喔,要是她們倆的嗓門和動作可以再放輕一點,並且提供關機鈕那就更好了)。

要瘋一起瘋


五歲生日快樂,今年的生日禮物是猛獸想要很久的照相機,不知接下來的這一年,她會如何透過鏡頭看世界,又將拍給我們甚麼樣的風景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