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5, 2015

天空樹小遊


天氣不佳,不利遠行,但一直困在家裡,別說兩獸不依,僕婢也都快被折騰瘋了,於是週日下午顧不得細雨紛飛,還是衝了一趟天空樹讓兩獸放風

天空城最大的好處就是娛娃活動極多,加上地處室內,不受天氣影響,儘管周末假日難免擁擠,但總也好過在外頭風吹雨打,對家有幼兒的苦主父母(譬如我們),無疑是處讓人由衷想要讚嘆師父感恩師父的聖地

這天它也沒讓我們失望

先走一趟水族館,裏頭除了掛滿水母和企鵝許願紙的聖誕樹,還有浮世繪師葛飾北齋與攝影家蜷川實花的特別展前者合作的對象多是形貌比較呃,特殊的魚種,放在一般的水族箱裡,大概沒人會想為牠們回頭,但背景換上北齋的浮世繪,赫,別說氣勢瞬間磅礡,連那小魟魚簡直都要騰浪而出了

不過雙獸最感興趣的是拿人頭換鰻頭

蜷川實花的萬花筒隧道則結合了她拿手的光、影、鏡、花,再靠水族館裡那些行動飄搖的水母加持,在水族館一隅構織成一片迷離幻境;若非距離很短,我一定會懷疑自己是否嗑過大麻。



完成賞魚觀水母望企鵝的固定行程,照例上天空城五樓J-COM廣場,看看有啥活動可讓小孩伸展筋骨,結果碰巧遇上了G8喵和神社的看門狗來辦握手會。有娃傍身以後,我深切體會到這種真人假扮吉祥物的威力,小孩沒看到便罷,看到了哪怕她沒多喜歡,一定也要衝上去拍照握手才能干休,所以我們照例又領了整理券,乖乖消耗完等候時間,依照規定返回原地等著與肥貓合影。

煙斗剛開始看到14號的整理券,還暗笑妖怪手錶氣數已盡,去年他得冒著冷風提前出門搶票,今年活動在即,號碼放著都沒人要。沒想到一個小時後重回現場,場地已被迷弟迷妹塞滿,還有臨時想來卻進不了的小孩在一旁撒野,而妖貓登場時雷動歡聲,更讓他不敢再隨便鄙視妖貓的影響力。

我個人對妖貓沒有太多好惡,只是近距接觸後,一直好想知道,他們到底是上哪找到那麼小個兒的人來扮妖貓?牠比我還矮了半個頭欸!看來ごめんね、青春」裡對吉祥物演員的描述果然不假。

自己的問號還沒解決,虎姊又補上了一記──

欸,為什麼今天ジバにゃんコマさん都不說話呢?

……

唔,我也好想知道,為什麼連周日下午,我都逃不過腦筋急轉彎的考驗呢?


為何老娘也得入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