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1, 2015

お遊戯会



本學期第二個重點活動お遊戯会」,在上週日圓滿落幕。

不同於小班時只有短劇演出,登台完畢就能閃人回家,中班生除了戲劇表演之外,還有歌曲合唱,而且不論表演項目是否完成,都不能提早離場,一定得從頭待到尾,直到園長致詞揮手才能解散。這不單是對園兒們的考驗,對與會家屬來說也很有挑戰性,特別是像我們這種隨身攜帶大嗓門兩歲兒的家庭,天啊,那毫無疑問就是一場耐心、體力與臉皮的試煉。

一向對這種大型活動非常熱衷的虎姊,今年當然也沒吝於展現她的熱情。我想大概是從運動會結束一周後開始,指定的合唱曲目就成了吾厝每日必響的BGM。搞到後來別說蛇妹能跟著哼吟,連我都被洗腦了,伴奏一下,差點就在位子上跟著發聲。

不過說到底,這群半大不小的娃兒畢竟還是中班生,心智成熟度、記憶力與台風雖然略優於赤組(小班),歌聲倒還是不能給予過高期待的。合唱水準如何?煙斗媽的感想最中肯地反映出事實,「與其說他們在唱歌,不如說是在嘶吼。」嗯,也許老師們用心良苦,刻意藉此先幫下午的短劇表演開嗓吧!

煙斗仔班上今年表演的劇碼是「聞き耳頭巾」(神奇頭巾),說的是一個好心阿伯因為救助狐狸,獲贈可以聽得懂生物對話的頭巾,因而救治了鄰城公主的故事。和去年相較,今年的台詞與舞台動作比較複雜,衣裝也華麗一些,讚嘆之餘,當然沒忘記在心底感謝老師,相較於某些幼稚園舞台裝的針線活全靠媽媽貢獻,我們這所可都由老師搞定,只能說這真是佛心來著!

日本幼稚園的戲劇表演,基本上是齊頭式平等精神的體現,不論角色正邪好壞,表演者肢體或語言表現高低,人人分得的台詞數量一定相等,不會有誰特別突出,也不會有人被遺漏忘卻。朋友聽聞曾呼不可思議,直問「總該有個主角吧?」對啦,當然還是有一個主角,不過會視台詞多寡,決定由幾人分擔演出,而這麼一拆分下來,主角其實也沒那麼「主」了。

這種安排方式是好是壞很難論斷,不過我突然想起幾年前曾經有則新聞,笑諷日本校方因懼於家長力量,在劇裡安排了七個白雪公主。當時我跟多數人一樣,感想就是「蠢斃了,學校真懦弱,怪獸家長去死吧!」只是現在經歷過後回想,不免懷疑那新聞也許斷章取義,幼稚園如此安排其實基於諸多考量。比方在我們看來一兩句台詞也許不算甚麼,但對幼稚園兒來說,即使天天練習,狂排一整個月,要在識與不識的眾人面前吐出,仍是一項挑戰,仍然可能成為園兒逃避上學的緣由,而若台詞加倍,壓力可想而知。

所以,如果再讓我見到七個白雪公主(雖然這還是有點誇張,一般頂多三個吧XD),我想我大概不會再忙著批評(那也許根本不存在的)怪獸家長或懦弱校方,而只會暗想「喔,白雪公主分到的台詞大概很長,長到得找七個人才分得完」,並且帶點同情,「不知道這七件手製禮服,是算在老師還是媽媽頭上?」

虎姊今年演的是小鳥,登台前她雖曾數度向我描述服裝,但還是很難想像,直到當天才得見真章。而除再次慶幸還好戲服沒有要我製作之外,也忍不住佩服虎姊,能在低溫裡穿著薄衫如此還不忘詞,現在我相信她對她的角色是真愛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