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6, 2015

繪本存摺:12月-1


不知是季節影響,還是冰雪奇緣遺毒,虎姊與蛇妹這陣子動不動就把「雪人、雪人」掛在嘴邊,老母長期遭關鍵字洗腦,影響直接反映在借書清單。這週借的書裡,四本有雪人登場,另外三本則與遠足和食物相關,至於Miffy兔,則是因為擺設高度與尺寸正好便於蛇妹拿取而被半迫借入,結果它一如所料,是獲閱率最低的一本。

其中,蛇妹最喜歡的是描述男孩與狸貓友情的《なかよし ゆきだるま(結伴做雪人)》,這套書為系列作品,依春夏秋冬分冊,畫風樸質可愛,故事軸線簡單卻很有趣。冬之書描寫的是小拓原本趕著下山,半途因為拗不過狸貓的邀請,兩個人一塊在山道間堆雪人的故事。而結尾各自回家與媽媽相偎,一邊分食蜜柑,一邊烤火報告今日與友同嬉的情節,應是此書最溫暖的畫面。

おべんとうはままからのおてがみ是另本蛇妹熱衷的作品,此書圖繪非常可愛,但裏頭的便當內容,以及那句「便當是媽媽給孩子的信」實在會逼死手拙老母。我默默懷疑妹妹對此書的好感,與她還沒帶過便當,以及對姊姊每日便當內容的錯誤憧憬有關,只能默默希望她不會被這書洗腦,誤將那五彩斑斕的キャラ弁當成園兒日常。


虎姊則對《おばけのゆきだるま(幽靈的雪人)》與《雪だるまのメリークリスマス(雪人們的歡樂聖誕)》反應較佳。前者篇幅短,內容很幽默,幽靈們做的雪人不但也是幽靈,更承繼了他們熱愛刺激的特性,自山頂俯衝滑下之後出現的戲劇性轉折,則是虎姊百閱不膩的頁面。

至於後者,老實說我不太喜歡,一來內容過長,略為缺乏亮點,二來德文(?)名直譯念起來有夠拗口,尤其不適合媽媽神智不清時朗誦。我一直懷疑虎姊之所以頻頻欽點此書,是因為那些名字聽來不可思議的緣故。


チリとチリリ則是我本人最愛土井香彌的的畫風要是說白點,就是非常適合拿去印信紙文具,而且要是二十年前見到了我一定收集的那種。チリとチリリ每回都會騎著腳踏車出遊,尋訪的地點不只會有美麗的風景、俏皮的蟲魚鳥獸,她們沿途嘗及各種不可思議的美食更是誘人,要是哪天東京出現與她合作的繪本美食咖啡廳,我拖大扛小也要一訪!

可惜的是吾厝兩女對土井姊之作都不太賞臉,初回借閱時,煙斗仔根本毫無興趣,刻意等她大一點再借一回,雖然可以耐著性子聽完,卻仍未成為她主動翻讀的目標妹妹的反應雖然好些,然而離愛不釋手也還有距離,顯見繪本真有目標對象之別,要攻下吾厝,土井姊還得再加把勁吧


なんのいろ》也是系列作,以四季分題,再以色、形、聲、味,與找找書細分別冊。雙獸對聲系列的秋、冬本非常支持,顏色這本倒是反應平平,我想可能因為內容有點牽強,和季節的扣連性不若「聲音」篇來得緊密,自然難以獲得幼童認同。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