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30, 2015

大雪天



結果雪真下了,課也真停了。除了慘叫一聲「蒼天啊!」我還能說什麼呢?

身為南國婦女,難得見雪理應無比亢奮,可惜這種純粹的心情僅在產前有。現在一個人領著兩隻小獸,遇上雪天只剩頭疼的分。

漫空雪絮隔窗看來也許詩意又淒美,但若真打上身,恐怕濕意與悽慘的感覺會多一些。再說吾厝兩獸正在流鼻水,所以外出放電換氣是不用想了,今日得自宅留守,靠玩具、繪本、紙牌遊戲和DVD打發時間。

時近正午雪勢趨緩對岸開始有人拿雪橇進公園煙斗仔看了直嚷著要比照辦理我只能回她苦笑一枚。賤婢昨日下單的雪橇此刻還沒出貨,是否趕得上這回派上用場,就得看看究竟是AMAZON的機器人比較爭氣,還是外頭的雪融得快些了。

幸好雪日並非全無好處,讓小孩一邊嚷著我不想睡,一邊在五分鐘內失神闔眼,就是非此寒天不能造就的奇蹟(更別提媽媽已在看DVD時先瞌睡一遍)。


只是真的好冷喔,我想我現在可以理解Olaf想到溫暖海灘度假的心情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