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9, 2014

抽抽樂





小龎這兩個月迷上了抽衛生紙,紙巾不分乾溼厚薄、無論大小方圓,只要落到她的可及範圍,不消三分鐘吾厝就會陷入天地白茫茫的景象。儘管我們也很想尊重她體內的發展時鐘,但紙巾可是銀子買的,而且動輒就來個幾十張,一家四口從頭擦到腳也用不完,尤其拭不淨浪費資源的罪惡感。

於是,賤婢薄弱的手作魂又燃燒了。

趁著兩小入睡,讓煙斗拎來一個空面紙盒,拿出從煙斗仔用到妹妹,妹妹如今也已畢業的一疊紗巾。取紗巾四角中一角打結,讓原本獨立的幾條紗巾連成一串,最後一條再綁上賤婢貢獻,尺寸稍大,顏色鮮艷的手帕,有點此物一現準備再見的意思。綁好後,逐條鋪平,對摺疊起,再收入面紙盒裡。面紙盒外裹上幾張色紙,以和「一般用品」區別。

隔天一早,妹妹起床來到客廳,非常賞臉地直奔目標,二話不說就開始拔巾猛抽,邊抽邊露出疑惑的表情,似乎覺得此物和平常有異,但又說不清差別在哪裡。面對這個反應,賤婢十分滿意,既能滿足小孩惡戲衝動,又不必付出高額代價,這抽抽樂果然名實相符。

可惜,我忽略了煙斗仔這個潛在風險。

見到妹妹有新玩意兒,猛獸自然是不可能袖手旁觀,於是妹妹才樂完幾回,抽抽樂轉眼已經落入猛獸手裡。

四歲兒對無間抽取這事興致不高,但條條相連的紗巾串卻很得她的歡心,只見她一下拿來披肩,一下拿來纏領,說什麼就是不肯把紗巾物歸原主。硬討無效,只能待她良心發現(或玩膩的那天)。

還在想著這紗巾串到底有何魅力,昨晚真相就大白了。

飯後在客廳休息,猛獸將紗巾串披上肩膀,一邊做出瀟灑的甩巾動作,一邊放聲高唱:少しも寒くないわ(一點都不冷呀


唔,原來又是Elsa病發,是說你既然一點都不冷,還搶披這個幹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