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6, 2014

胡桃鉗(くるみ割り人形)


 虎哥演唱會後煙斗仔就對胡桃鉗」(くるみ割り人形)的故事生出興趣當天晚上翻出家裡收藏的故事集要她老爸讀完才肯就寢俗話說打鐵要趁熱,賤婢自然不會輕縱良機,於是小孩一入眠,我這廂就立刻連上圖書館的網站進行預約作業。

出處
像「胡桃鉗」這類的經典故事,最大特色在於版權(大約已經)沒有,所以版本奇多,從專為三歲到十三歲,甚至三十歲人設計的內容都找得到。一字排開就像一列制服兵隊,外觀(書名)也許一色一樣,裏頭卻各藏千秋。由於圖書館的網頁僅有簡單資料,未附多餘說明,所以我就一邊開著絵本ナビ,一邊搜尋AMAZON,最後挑下了三本以為寒假備戰。

山主敏子/崛內誠一的版本,是其中故事情節與用詞最為簡化的一冊。圖畫風格也像專為幼兒打造,筆觸並不細緻,不過用色十分鮮麗。衣櫃中通往點心王國的樓梯、花園賞舞、海豚引路的薔薇湖等等情節,與另外兩書略為有別,但也不啻是個精采的安排,起碼可為這場夢之旅多添幾許冒險氣氛。

如果真要說有甚麼不滿,那大概就是通篇無漢字、全文平假名,相當考驗外國野郎我本人的斷句能力。可這也非此書獨有,許多童書皆具類似特徵,所以說到底,還是只能歸咎於自身語感低弱。

石津ちひろ/堀川理万子版是以芭蕾舞繪介紹這個故事,細描舞者動作,讓每頁圖畫都像在看舞劇是此版特點。剛開始感覺不出特別,但到書籍後半部點心王國眾精慶舞時,優勢立現。
出處
他書說舞都只能靠文字撩撥想像,此書卻以圖畫導引,展現不同舞蹈間肢體動作的差異,活用聲詞描寫舞曲特色也是一絕。只是從書裡拗口的用字遣詞看來,我想幼童應該並非它真正的訴求對象,還有舌頭會打結的外國野郎家長恐怕也不是吧。

而對沒看過芭蕾,只學過街舞的煙斗仔而言,這版本最令她介意的一點,莫過於女角們高抬的玉足;「クララ為什麼要把腳弄這樣?」「她腳怎麼了?」因此成為最常打斷賤婢朗誦的問號。

最後登場的蜂飼耳翻譯版本,則是三本中我最喜歡的一冊。

此版不只圖畫精巧,用色溫暖(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要在畫上加殼裂紋),故事情節相對完整,最棒的是蜂飼耳的譯文深淺適中,斷句恰當,引人入勝。非但外國野郎念起來不會唇齒碰壁,四歲兒也能越聽越著迷。

這愉快的閱讀經驗也讓我確信,有的作品只適合「看」,有的還適合「讀」,而此書能屬後者,譯者的筆力絕對居功厥偉。我也因此將蜂飼耳的諸多作品列入優先借書單,打算未來在為愛朗讀的路上繼續追尋她的筆蹤。

煙斗仔邂逅了一個經典故事,我則多知道了一位好文人,說起來這些都要感謝巧虎哥,三年半的虎國皇民稅(而且今年還被賣了),總算沒有白費!


出處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