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2, 2014

お遊戯会



十二月的重頭戲お遊戯会在週日落幕為了迎接這天,煙斗仔和她的同學們花了近月準備,多虧有此活動,猛獸才能重拾生活目標,並且減少自爆頻率,讓吾厝得以維持最低限度的安寧。

お遊戯会」的節目表落落長排了整天,不過小班生因為體力與集中力都有限,真正的登台的其實不過一項表演,長度約莫十分鐘,交差後領取紀念品便能就地解散。

話雖如此,畢竟是一年一度的「お遊戯会」,除了園兒和家長滿心期待,爺爺奶奶外公外婆攜手出動的情形也絕不稀罕,而這結果就是容量四百人的會場被塞得滿、滿、滿。十點開場,九點前到位的我們已經落在倒數第二排,若是再遲個十分鐘,恐怕只能壁上觀。煙斗和我對此非常震驚,立刻決定明年八點前就要踏出家門。

煙斗仔班上負責的劇碼是「大きなカブ」(拔蘿蔔,啊不是蘿蔔是大頭菜XDDD)。全班區分成五小隊,短髮小個兒的戴上菜葉帽飾演蕪菁,剩下的女生一半扮孫子,一半是貓咪。男生同樣拆成兩組,一組演狗,一組當老鼠。五個小隊各有不同造型與特色體操,每個人會分得台詞一至兩句,完全體現傳說中倭國幼劇人人皆主角,也人人不是主角的精神。

紀念品
有了之前運動會的經驗,賤婢雖然已經做好猛獸「在家一頭虎,出外一隻貓」的心理準備,不過看到她在台上表情僵硬嚴肅,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模樣,還是暗暗覺得好笑。只是我一直想不透,她在學校明明看來也不像是滿場飛的社交女王,又似乎總是緊張多過自在,為什麼還可以那麼愛去上學?學校對她而言到底有甚麼不可抗拒的魅力存在?

大頭菜終於被拔出來了,銀灰色的幕簾緩緩落下,賤婢則抱著無解的疑惑,到廣場迎接剛下戲的孫子。和老師道過再見,踏出劇場的瞬間,煙斗仔的貓皮登時褪落;從大搖大擺的行姿、響亮的聲音,還有誇張的笑臉看來,她又恢復成我們熟悉的那頭猛虎,想要再見她貓化,大概得等我平安捱完兩週寒假。


是的,所有學童父母的噩夢--寒假,就要開始啦!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