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3, 2014

蜜柑

倭國冬日最(或者唯一)讓人期待之物非蜜柑(みかん)莫屬。這裹著層薄金皮,圓鼓鼓的小東西,不只無籽肉軟,而且汁多甘甜。儘管紅繩網一袋近十個拎起來沉甸甸,嗑起來卻很難停手一天淨空絕對不是難題。

熱愛蜜柑的不是只有我,煙斗仔也是死忠的支持者。打從蜜柑一上市,小姐就不客氣地表明,「每天お弁当(便當)都要帶蜜柑去」自此便當裡菜色放啥她都不再關心,唯一介意的只有「蜜柑放了嗎?」

對蜜柑的深情不可能只靠便當裡的一顆打發,所以每當她閒來無事,就會尋個理由到廚房柵外討蜜柑。本來也不見她多麼愛吃水果,蜜柑季節一至,三餐飯後都會吵嚷要水果相配。如果不是我管控每日配給量,猛獸大概已經吃到全身發黃

每天看著媽媽和姐姐剝蜜柑,不滿一歲的小龎終於也難逃「金」網。

前幾天我們飯後用果,小龎黏在我腳邊不斷「要、要、要」,一時心軟,剝了一瓣給她嘗鮮。沒想到這鮮不嘗則矣,一嘗後患無窮,此後只要蜜柑上桌,蛇妹便像枝箭似地咻一聲飛來。第一天只吃一瓣的一口,第二天起每一瓣她都要吃一口,而且纏功了得,不得果肉入口,吼聲絕不罷休。

再次證明倭國蜜柑不能輕碰,否則就只有一路沉淪的份了。

不知今年吾厝又要幹掉多少蜜柑呢?


[1] 有類似煩惱的人原來不少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