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3, 2014

Turn around:3Y8M

今夏新發現:旺萊山的鳳梨酥好好吃!

煙斗仔滿三歲八個月

本月最大事就是猛獸終於迎來她人生第一個暑假。江湖傳言幼兒暑假乃爸媽地獄,親身體驗後發現果然不假。假期開始不過三天,我已經有把她扔回學校暑期保育的衝動。還好在本人崩潰前得以順利搭機返家,有胖父胖母加入陣營,又不用三餐自理,日子立刻好過起來,也更加深我今後一放假便立刻歸國的決心。

幼稚園待了三個多月,日文占盡煙斗仔聲頻,原本擔心她得花上好一陣子才能切換,沒想到回嘉不過一晚,隔天便全面中文化。非但與人交談不是問題,用來吵架似乎也綽綽有餘。

吵架?沒錯,今年暑假非常熱鬧除了虎姊蛇妹,煙斗仔的老相好兼死對頭龐小弟也回嘉報到這兩人關係一向微妙,好的時候,兄友妹恭的讓人雞皮疙瘩都要掉滿地壞的時候你來我往可以搞到胖父連連悲嘆他要出家去。所以一過24小時蜜月期,吾厝就開始不知何謂安寧。

未免胖父真的看破紅塵,我們的補救措施是給這兩名學童找找事做。龐小弟因此被送入泳訓和棋藝教室,煙斗仔則回到上了半年多的otto2去體驗幼兒美術與黏土。

其實在參觀過幼稚園作品之後,我對煙斗仔的美術細胞已無期待,上體驗課純粹就是為了打發時間(還有避免我崩潰)罷了。不過看到成品時,我對老師頓時湧上無限敬意,她竟然有辦法教這些小鬼做出我認得出是啥的作品,專業果然就是不一樣。可惜才藝課暑假人氣大旺,單是預約都得等上好久,結果體驗課上完,暑假也差不多了,要續前緣,看來只能留待來年夏天。

本月最大的問題是逆性依然不改,有令必反、有話必問的戲碼仍未落幕,不理她還會自己抓個理由黏上糾纏。三不五時偷襲妹妹則是另一個讓人頭痛的問題,儘管身邊親友人人皆云正常,還不時舉出個人經驗,試圖說服我弟弟妹妹的存在是如何讓老大傷心,但因為我本人只知老二的苦境,說實話比較同情小龎,所以相處路上仍在摸索,也不知道何時才得見天光。

夏日雖炎,一干大人還是努力頂著烈日帶小鬼們趴趴走在東京先後去過自然科學博物館、郵政博物館,看了大昆蟲展,也見識了七夕祭。回台灣後,除了已成慣例的綠盈牧場,還造訪了金桔農莊、旺萊山等地雖不清楚這些片段究竟能在煙斗仔心底留下多少印象,但起碼交個暑假作業不成問題。


「やほほ、夏休み」是這陣子最常掛在煙斗仔嘴邊的幼稚園新學曲,每次聽她唱起,我都忍不住懷念起我自己的「夏休み」。只能說出來跑總是要還,夏休み」雖然沒從我的生命裡絕跡,但在過了二十五個自己的暑假之後,從此只剩下小孩的暑假等著我了(泣)。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