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8, 2014

Turn around: 3Y7M

穿這樣還吵著要戴墨鏡,難道目標是下町ヤンキー?
煙斗仔滿三歲七個月

這個月是段非常辛苦的時間(這句話我是不是連續說了快一年?),理由有二:

第一,前陣子才稍微平息的叛逆之火又開始重新點燃,而且越燒越烈,巴不得一舉燎原。煙斗仔現在不只為反而反、無所不反,還無時無地不反,搞得我快要崩潰不說,就連好脾氣的她老爹都幾度瀕臨極限。「猛獸」一詞早已不足形容,「魔獸」才是真正為她量身打造的標籤。

第二,免疫力大考驗還沒完結。這個月依然醫緣不淺,看病已經看到快要能和醫師、藥師擊掌敘舊。每次稍有起色,高興沒兩天,鼻水咳嗽立刻又捲土重來,在吾厝拉起疫區防線。通園三個月,生病次數遠遠超越過去三年總和,發燒紀錄也頻頻更新。

如果只是感冒就罷了,但連就醫種類都漸趨多元。六月底煙斗出差海外,煙斗仔偏偏挑在此時上演噎食戲碼,老娘我因此有了(現在還不想回憶的)119與救護車初體驗。

兩個星期前突然嚷著牙齒痛,就診後確認雖無齲齒,卻因齒列較密,鄰接的死角竟然出現這個年齡少見的結石,此外,牙齒上也有色素沉積。儘管清理起來不算難務,但自家刷洗無法根除,因此非得上牙科報到不可。才剛結束連續兩周的牙科清洗,魔獸這兩天又開始抱怨眼睛不適,我聞言連氣都懶得嘆了,還是趕快拿好保險證,準備上眼科報到去吧。
 
撇開前述令人憂鬱的片段不談(怎麼可能?),通學邁入第三個月,煙斗仔也開始讓我見識到「同儕」影響的力量。

首先是她的「女子力」大爆發。那個穿著短褲赤腳亂跑,打死不肯束頭綁髮的野孩子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內褲、底褲、長短襪、手帕都要自行挑選,穿衣服時洋裝和短裙乃唯二選項,而且每天都要更換不同髮型和髮飾,迪士尼公主也莫名其妙*變成最愛圖騰。甚至還曾開單要我幫她弄指甲貼,讓向來不搞指上風光的賤婢不得不跟著邁向新領域。我看再這麼下去,大概她上小學時,我就得去學種睫毛才能應付了。

其次是對便當的要求一路直升,明明沒看過卡通也下得出單,讓一直以為便當可以安行樸實路線的本人不得不面對現實,開始日日朝拜cookpad尋找製作「キャラ弁」的秘訣。夜路走多了遇不遇鬼我不清楚,但幼稚園兒的老母當久了,真是會養成每看到一個新卡通人物,就開始在心底默默思考該如何將它分解拼湊入飯的職業病。

角色扮演仍然是本月最愛遊戲,而且主題獨鍾幼稚園,明明才剛從學校下課,踏入家門又急著開辦虛擬幼稚園,媽媽妹妹全都逃不了角色分配。不過我最近發現,這幼稚園cosplay倒不是完全沒有好處,比如說那些以母女身分時無法說服她的對話,如果乘勢融入角色扮演遊戲裡,改以老師之口下令,順便把她想像中的朋友一起拉進來,那效果可是出乎意料的好,只是前提是要想得比她投入、玩得比她熱切,彷彿人格分裂。

七月已屆,學期將盡,煙斗仔也要迎來她人生中的第一個暑假。我所求無多,只希望魔獸可以把握時間好好休養,重拾健康,同時慈悲一點,讓她媽我也可以趁著回台時喘口氣,那就是比甚麼都還美好的夏日時光了!


[1]明明名字一個都叫不出來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