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8, 2014

遛獸小記:趕祭



橫躺床上狂睡一場乃我本人微小的星期日夢想可惜的是身為兩娃之母其中一個又是正對周遭世界大感興趣的幼稚園兒時,夢想即使如此微小也只能暫擱一旁

前陣子奶奶拿來了新的甚平和浴衣,提前點燃煙斗仔的夏祭魂,從此三不五時,猛獸就會嚷著她想著新裝去趕「祭」。然而季節尚早,東京的夏祭還未開跑,現在想湊熱鬧,入谷「朝顏祭」是唯一選擇。

「朝顏祭」有兩大重點,一是「朝顏」,也就是牽牛花,色彩各異、尺寸有別的牽牛花,可以沿路排滿整條大街,尋芳客在這裡必能有所斬獲。「祭」是另一重點,所有祭典應備的吃喝玩樂,此處都不會缺席,所以即使沒有綠手指,一樣可以在這裡磨耗一天。

不過這日失算,我們到得太早,封路時間未至,朝顏雖有,祭店卻還沒開張。加上大道行不得,觀祭客全擠在兩旁行道,偏偏行道又挪去一半給花市擺攤,結果就是寸步難行;大人還好,探頭能見天光,但矮童可就慘了,轉來轉去光對上別人屁股,朝顏沒見到幾朵,人倒是被搞的快要窒息。

眼見苗頭不對,煙斗提議不如轉戰鄰近的合羽橋「七夕祭」,結果倒成了一著意外好棋。合羽橋的七夕祭雖然只是商店街自辦活動,但內容並不馬虎,五彩繽紛的天川流蘇與燈籠沿路滿綴,搭配逗趣的河童擺設,不時還有阿波舞隊遊街,再加上四周各種莫名其妙的祭店,非但煙斗仔看得目不轉睛,我們也覺得十分過癮。

只是

如果不用頂著烈日抱14公斤返童還嬰的人肉包袱逛街,這七夕祭典在我回憶中應該可以更美麗一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