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5, 2014

Turn around: 3Y6M

換季!
煙斗仔滿三歲六個月往後的成長紀錄寫的大概都是通園心得了

通學滿月不久蜜月期正式結束,黃金週後約有近兩周的時間,吾厝都會定時上演「媽媽你陪我一起上學!」的嚎啕戲碼。猛獸會從家門一路哭到校車前,直到跟車老師將她從我身上「拔」走。

開學已經一個月,再認生的小朋友都適應了,何以起初高高興興興上學的煙斗仔偏偏挑在此刻喧鬧?煙斗和我非常擔心,恰巧遇上幼稚園的家長面談週,急忙到校向老師拋出疑惑。

得到的答案倒是出乎意料。原來第一個月,煙斗仔在學校日日緊張,雖然什麼都能自己搞定,但表情十分僵硬,也很少與人互動,「憂鬱地努力著」是老師對她的初步印象。

不過自從淚腺一崩,壓力釋放,整個人反倒開朗了起來,現在不只常常找人搭話,也會主動找同學一起玩。難怪老師說,她覺得煙斗仔哭了是件好事,「這表示她已經踏入新的階段。」

老師的金口成真接下來苦鬥日逐漸減少,雖然偶而仍會出現耍賴場面,但頻率與激烈程度遠不如前,甚至明顯看得出是在撒嬌,常常腳一上車便立刻止淚,還會自己從書包掏面紙擦眼角。

這讓我學到了一個重要教訓,原來為人父母,其實並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瞭解孩子。第一個月裡,我們只看到煙斗仔每天擺出一副期待上學貌,孰料真實的情況並不如所見。還有因為煙斗仔這半年總是極盡能事地唱反調,所以我一直認定,我的話不過就是她的耳邊風。但經此一役後發現,原來在我視線不及的地方,她不僅時刻謹遵教誨,連我隨口說出「幼稚園是很開心的地方啊!」*、「便當要吃完喔!」、「不要亂哭喔!」都奉為圭臬,才會差點把自己逼到無路可退。

這發現讓我非常震撼,也開始有所反省,一直以為沒被聽進去的話,原來她都悄悄放在了心裡,只是偏偏不願讓我看見。不坦率的愛原來不只存在於情人之間,還是母女關係裡一個艱難的課題,我們之間要怎麼拆解?為娘的我還在慢慢摸索。

江湖傳言上幼稚園後,將有長達半年的病痛期,這點在煙斗仔身上驗證無誤。過去這一個月裡,我們周末必訪耳鼻喉科,服藥手帳的貼紙日期已經可以連線,每次才稍有好轉,沒兩天又會出現鼻水貢貢流或酷酷嗽的場面。前陣子和媽媽友聚會,得知通園娃母皆有相同困擾,心裡的不安才總算少了一點。想要「完治」、「康復」似乎有點奢侈,只希望經過這學期的磨練後,猛獸抗菌的能力可以強韌一些。

通園一月,最大的變化是生活作息。煙斗仔搭的是早班校車,八點二十上學,一點五十到家,之間沒有午睡,所以七點就寢,五點半起床成為定例,而且全家都被迫遵行。回家之後大概累了,外出意願大幅減退,連揪她去超市都揪不動,更別提散步放封。

還有她對一般玩具的興趣大減,現在連巧虎都不太能打動她,唯一熱衷的遊戲是在家複製園內活動,動不動就會扮起老師,為看不見的學生們說書、帶動唱、分發作業。

和妹妹的互動則依然有點微妙,不見的時候就要找,在一起的時候又愛搞假抱腹真報復的戲碼。倒是妹妹對她一片真心,姐姐來摸一定歡笑,姊姊回家就不肯睡覺。姊妹關係如何發展目前難以預料,希望隨著兩小成長,驚喜的場面可以慢慢多過驚險。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