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9, 2014

針的不是開玩笑II: 倭國五合一初體驗



4M7D,出門去打五合一。

五合一疫苗不是新相識,但在倭國挨這針倒是前所未有的體驗。儘管在台時已先向醫生請益,確認返日後即使更換為四合一+B型嗜血桿菌疫苗也不至於出亂子。不過賤婢與長工很孬,想來想去總是覺得,針劑如果能從一而終,就最好不要隨便跳槽。所以一確認東京都內有醫院引進五合一疫苗,立刻下單預約,並且乖乖做好打在兒身痛在爹娘荷包的準備。

這日的目的地是東京都駒込病院。從北千住有公車直達,單趟約30~40分鐘,說不上快,但可免去轉車勞頓,對負嬰獨行的賤婢而言實為一大福音。再加上小龎一路安睡,我跟著輕鬆不少,沿途還有心情觀花賞景,差點忘了今天是為買痛出門。

第一次造訪駒込病院最驚訝的是這裡叫號不用電子燈號,也非人聲呼喊,而是靠著受信機聯繫。病患完成報到後就會領得一台受信機,之後該到哪個診療間、哪個窗口,全靠它的指引;只要聽得BB音響,按下確認鍵,通關指示掌間立現。整個過程隱私一點不透,果然很有動輒就要顧慮「個人情報」洩漏風險的倭國風格。

駒込病院採全預約制,兒科病患不多,填完基本資料單,BB聲響就召喚我們入室。問診和身體檢查的程序與台灣相同,唯二差別是這裡不由護理師執針,醫生自己捲袖動手,還有雖然預告發燒風險,但不會開退燒藥備用。

倭國初針,小龎不改淡定風格。針入肥腿,先雙眉一皺,眼神困惑,不過唉聲方揚,針已離腿,她也便跟著住了口。和姐姐無針不泣,有時還要嚎上三天的反應大相逕庭,讓耳際清靜的賤婢滿心感激。

回程正好遇上小龎餐時,拉起背帶上罩就在公車上餵起奶來。一邊餵奶,一邊想著,如果是三年前,此時肯定手忙腳亂狼狽非常。如今可以這麼面色不改,真不知道是該感謝猛獸的磨練,還是敬佩自己越來越厚的臉皮和越來越薄的羞恥心。而不論何者,可以肯定的是,老二小龎將會是這一切最大的受惠者(還是受害者?)。

倭國五合一初體驗任務完成


另外一件和本日記無關的事--猛獸明天要開學了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