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0, 2014

馴獸小記:W吳猛



煙斗仔近來得了一個新綽號--「女吳猛」。

因為南返以來她即蚊禍不斷原本以為入冬後可以稍作喘息孰料今年台蚊耐寒性佳,溫度都不到十,吸血鬼仍在家中活躍。而且不論賤婢怎麼赤身裸臂以己相誘,老豆腐牠們就是碰也不碰,紅包只為嫩肉留,而煙斗仔硬是領得了一頭一手。

更可怕的是今年冬蚊毒性堅強,煙斗仔在除夕前給咬傷臉頰,藥擦了整整一周才終於消腫,但傷口的一塊紅至今仍怵目驚心。上個禮拜再度遇襲,遭殃的是右手,一隻小掌被叮了五個包,其中兩個落在指關節,結果紅腫如遭夾棍伺候,家人見狀皆啞口。

為了拯救猛獸,我們打也打過、燻也燻過,防蚊貼防蚊凍四處放,卻始終無法將冬蚊趕盡殺絕。常常前一隻的血跡還印於掌心,新的嗡嗡聲已在耳邊作響。「現在不是冬天嗎?」、「這裡不是十樓嗎?」、「煙斗仔不是※型嗎?」胖母與我互擲疑問不下百回,但依舊無法拯救煙斗仔於蚊創的無間道中。

無奈之餘只好互相安慰,起碼吳猛捨身救家人,保老護母之餘,還讓最小的逃過一劫。可惜話沒說完兩天,小龎就用紅腫的眼皮證明,她不但要與姊姊同日生,也要一起分擔誘蚊捕蟲的重任。

二十四孝裡不過一個吳猛,我身邊竟然就有兩個分身,只是望著她們一個手脹、一個眼腫的淒慘模樣,為娘的即使體膚無傷,也一點笑不出來

蚊子啊蚊子,拜託還是放過她們,來咬我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