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 2014

Turn around: 3Y2M

煙斗仔滿三歲兩個月

對她與我來說,這個月都是一段充滿考驗的時間。理由一是她先後發了兩回病,一次在我出關隔日一次在年節將臨之前。高燒、腹痛、鼻水、咳嗽輪番登場,食慾低落,睡不安穩,圓臉也跟著小了一圈。而且連蚊蟲都不肯放過她,開運紅包還沒領得,臉上紅包倒是一個接一個

理由二是心態不能平衡。

出關後,小龎不再是每晚隔著玻璃窗會面的珍品,開始切切實實地瓜分她與媽媽相處的時間。出關第一日,她還像得著一件新玩具,興奮地繞著妹妹打轉,笑得合不攏嘴。第二個晚上起情況驟變,當我推著小龎的搖籃床進入房間,迎接我的是猛獸劇烈哭鬧,好說歹說就是不肯讓妹妹入室同眠,最後逼得胖母不得不在夜裡與我分工。

老大症候群的暴走尚不止於此。逐妹出房之後,滾地哭鬧、拋扔玩具、打人吼叫、拒絕洗澡刷牙,甚至隨地小便等等,各種讓人崩潰的動作都來過幾回,搞得全家烏煙瘴氣,最後還是靠著反覆搬出「小朋友V.S.寶寶,どっち?*理論,才終於安撫暴民。

可惜的是好日子還過不到一星期,又因龎小弟的南返掀起了另一波戰火。這回讓她崩潰的應該是「老二症候群」,因為下有樣樣需人照顧的寶寶,媽媽的視線已經無法獨佔,上頭又冒出一個比她更精的大小孩瓜分外公外婆的關心,享慣獨生女待遇的煙斗仔顯然十分受挫,不滿全數表現於外在行動。

面對暴走猛獸,我還沒找著合適的溝通方式,仍然在錯誤之中摸索。印象最深的是有天晚上沮喪嘆息,「為什麼明明知道這些不對,還要故意行事?」一向吼聲不輸人的猛獸突然小小聲地說,「因為我想要馬麻看我,可是馬麻都不看我。」一句話讓我心痛好久,甚至對兩個孩子恰恰好的決定產生懷疑。

姐姐不要咬我
唯一慶幸的是,由於胖母和我不時對她洗腦「有妹妹真好,以後有人陪你玩。」、「我很想要妹妹都沒有欸。」,又適時製造讓她參與妹妹照護的機會,要嘛洗洗奶瓶,要嘛一起瓶餵,她已經開始慢慢對妹妹釋出善意。希望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小姊妹的關係未來可以更入佳境。

撇開這些波折起伏,本月仍有不少美好體驗:

第一個當然非我們母女的機車共乘莫屬。身為車齡不短的機車族,騎車載人自然不是什麼新鮮事,但載自己女兒還是頭一回的體驗。初次發車時我緊張得半死,倒是坐胖母車好一陣子的煙斗仔老神在在,非但上下車動作靈活,熟諳機車配件位置,三不五時還會發聲和我聊天或唱個小調呢!

第二是她開始(遵照巧虎懿旨)使用剪刀勞作。童用安全剪刀實在不好操控,但這似乎無損煙斗仔的興致。是說也幸好它頭鈍難剪、紙類限定,否則娘家的家具和胖父只怕都哭不完了。

第三則與新年體驗相關。

東方聖誕老人
年節將至煙斗仔的律動教室辦了一場新年活動以短劇樂器舞蹈美勞讓小朋友親身體驗「過年」,也沒忘記找來年獸和財神爺串場。這活動我們沒有錯過,我還非常配合主題地請渣嫂幫煙斗仔代購了一套小旗袍。而也多虧律動教室的用心,「新年」如今已成聖誕節外,另一個進駐她小小心房的期盼*

在台時日將屆尾聲,但願接下來這一個月,煙斗仔可以哭吼少一點,笑聲多一些。

 [1]就是分類哪些行動屬於寶寶,哪些屬於小朋友,然後比較寶寶獲得的待遇是甚麼,小朋友獲得的待遇又是甚麼再請她自己評估如果堅持要以寶寶的行為處事,那她的世界裡就不會再有正餐點心、外出玩耍、唱歌跳舞閒談、繪本CD或電視節目,取而代之的會是雷秋鮮乳、大人「喔喔喔…乖」的哄聲,早出晚歸的保母家通勤生活,唯一放封的機會則是打預防針,一如她所觀察到的小龎生活

[2]可能也和她將發紅包的財神爺誤為東方聖誕老人有關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