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1, 2013

馴獸小記:產婦之敵/友



除了分娩室內的關鍵二十分鐘之外煙斗仔幾乎參與了我全部產程,非但老母的淒聲厲吼一點沒有少聽,產後的復原階段也未錯過分毫。雖然不知道這些記憶將能保存多久,但至少可以確定,這對她來說是場難得的人生見習。

不過更令我難忘的,則是煙斗仔在過程中展現的幾個反應:

(一)分娩時的公德心

這回陣痛雖少、痛期亦短,產道痛感比起上回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也如實反映在我臨盆前的暴吼聲裡。我本人沒有自覺,不過上回曾經見證全程的胖母表示,這回的慘叫突破上回紀錄。上次向隅的胖父因此備受震驚,事後聽說還曾經偷偷問過胖母:「你當年生他們的時候也叫得這麼慘嗎?」

倒是煙斗仔表現出乎意料的平靜,沒哭沒鬧,十分鎮定。不過當我被推入產後恢復室時,她溜進來,湊到我耳邊拋出了問題:「馬麻,你剛才在哭哭嗎?」

搖搖頭,「我沒有哭哭啊,我在大叫。」

「你為什麼要大叫?」小妮子睜大眼睛。

「因為我生寶寶,很痛啊!」一邊回答,一邊思索後續該如何說明,才不會在她小小的心靈留下陰影。

我這廂還沒想完,她那廂已經正色:「你剛剛叫這麼大聲,會吵到別人耶!」

一句話堵得老母無詞無語,不知道該如何為因卡到陰而不得不喊停的公德心洗刷冤屈。

(二)產婦護墊

五月花的超大護墊大乃產婦良伴,前至內診出血、落紅、破水,後至惡露承接,幾乎都由這巨無霸一肩扛起。除了內診被趕出房外,幾乎時時刻刻在我身邊的煙斗仔,自然也沒有不對這護墊產生親近感的理由。

然而這小鬼麻煩之處正在於,見生時拘謹,但親近感若起,她馬上就會開始作怪。於是當我產後第一次下床解完小便,一歪一拐地走回床邊時,就讓眼前的景象弄得哭笑不得--

站在病床上的猛獸正忙著脫下內外褲,一邊揮舞著她剛剛偷拿出來的五月花,一邊興高采烈地對我嚷道:「馬麻,你幫我放一下!」

唔…再等等吧你!

(三)大肚

大概是產前常以「媽媽現在肚子很大,沒辦法○○○○,等我生完寶寶肚子變小以後就可以○○○○」回絕煙斗仔的某些要求,不知不覺就強化了「生完寶寶=肚子變小」這事在她腦海裡的印象。

產後第三天,煙斗仔偎在我身邊準備睡覺,突然想起甚麼似地拍拍我,「馬麻,你肚子變小了嗎?」

「變小啦!我生完寶寶就變小啦!」

「我要看一下!」

順手掀起上衣,猛獸睜大眼睛,不一會兒又轉頭向我,沒有說話,眼神充滿狐疑,還搖了兩下頭,逼得我不得不乾笑曰:「現在是還有點大,『慢慢』就會變小了啦!哈哈哈…」

(四)寶寶從哪來的

這周煙斗來台,見到煙斗仔出現失控行為,順口拋出「寶寶剛從媽媽肚子裡生出來,媽媽還要休息,不能○○○○」制止。不過校正王的女兒可不是個省油的燈,聞言一覺有異,立刻發聲糾舉:「違うよ!お腹じゃないよ!赤ちゃんはお尻から産まれてきた!」順手比了個從屁股滑下的手勢,健康教育知識之正確,讓她老爸登時啞口無言。只能說有這產婦之敵/友傍身,真得小心笑到下體線綻

上回出產煙斗仔,讓我深感生娃長見識。這次又添一娃,證明長見識這原則依然不變,唯一有別的是,這回的見識都長進大娃兒腦裡了,也算是個意外收穫(?)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