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8, 2013

十二月一日

產房慶生也是難得回憶

十一月二十九日晚上,頻率密集的宮縮讓我夜不成眠,雖然並未伴隨痛感,也沒有其他產兆出現,但乙型鏈球菌的陽性結果不容輕忽,所以三十號還是撥了通電話到產房,並在護理人員建議下先辦入院。

內診時發現子宮頸口已開兩公分多,只是產兆依舊未來,前夜頻頻的宮縮也漸趨和緩。這天入院的大肚婆不在少數,而且幾乎人人都卡在不上不下的關口,最後鄰伴們多數做了回家續等產兆的決定,只剩下決定催生的對床,和仍在打抗生素候兆的我。

夜越深,四周越不安寧,對床的年輕媽媽慘叫頻頻,聽得我頭皮發麻,也勾起三年前催生時爆炸般慘痛的回憶。諷刺的是耳際雖然動盪,肚皮卻愈發平靜,上午還有點波動的宮縮曲線,入夜以後幾呈水平,結果胖母、煙斗仔和我這夜就在人家的慘叫聲中度過,入睡前模模糊糊地閃過念頭,事隔三年,沒想到煙斗仔竟然又在她出生的時間點回到這裡過夜。

十二月一號一早,子宮頸開口三公分,可惜產兆還是沒來,經產婦依然無感。和胖父胖母商量之後,我們決定先辦出院,不然光是躺在床上聽別人嘶吼,真要連最後一點勇氣都給磨光。

出院返家,人人一臉倦容,隨便買了三個便當分食完畢,我洗個澡,領煙斗仔回房,讓跟著折騰一夜的胖父胖母也能休息。三個小時的午睡時間,四個人都睡得很沉,也多虧了這一覺,前夜損耗的精神才能恢復大半,再睜眼已是日落。

我們決定晚飯從簡處理,胖母打算出門拿蛋糕,前腳才剛跨出,立刻被我喚住,如廁時在胯下發現的紅色果凍顯示已經落紅,再走幾步,又覺兩灘溫水下滑,直覺嚷了一句「破水了」,接下來就是一家四人火速打包奔院行動。

胖父先陪我辦妥急診掛號,坐輪椅上樓,此時睽違一夜的宮縮再訪,而且來勢洶洶,一度緊得我必須雙手握拳。剛進產房時,還能和護士「哈哈哈,又是我」,同時冷靜地聽完麻醉科醫生說明經產婦注射減痛分娩的優劣。但通完腸後,在廁所報到的第三波宮縮已經開始讓我咬牙切齒。

臉色蒼白地走出廁所,對一旁剛坐下的胖父扔了句「爸,快去幫我簽減痛分娩同意書」,沒搞清楚狀況的胖父還在忙問「蛤?甚麼?甚麼?」,護士的內診神手已經搶先公布「開五公分了!」這數字於是換得我苦笑一句,「啊,那也不用打了」。

接著再痛兩波,五公分就開到了七公分。胖母才剛幫我辦完入院手續,護士已經忙著打電話叫樓上預留病房,下一句接著來的便是「好,我們要推你進去生了!」結果六點不到一刻小龎就從腹裡來到肚外,簡單清洗之後,已經蜷縮在我胸前嚶嚶作泣

算了一算從落紅破水陣痛到生產總共只花不到一個半小時約是第一胎的三分之一。期間陣痛大概十次,多數集中於下腹,所以不若初回有那種遭人持尖石擊肚入地心的震撼。倒是產道的痛感較上回有過之而無不及,可能是因為有了經驗,我總覺得這回比上次更能清楚地感覺到「有張臉卡在陰道裡」,所以我現在終於真真切切地明白甚麼叫做「卡到陰」了。

打從小龎附身開始,煙斗和我就曾不約而同地向對方提到,「欸,該不會和煙斗仔同一天生吧?」爾後揪煙斗仔一同胎教,也總是半打趣地將「等到十二月再生出來」列入台詞裡。沒想到這念頭如今真的成為事實,只能說人生真是不可思議,還有兩姊妹竟然由同一個護士接生這件事,大概也夠列入家族奇談了。

也許是姐姐的召喚,小龎在十二月一日這天問世,正好趕上煙斗仔唱三歲的生日快樂歌。也許是妹妹的牽引,煙斗仔在她三歲這天回到自己出生的原點,見證妹妹的來臨...這許多許多的巧合,讓十二月一日這天在我生命裡有了加倍的意義。


十二月一日,煙斗仔生日快樂!小龎生日快樂!我的超級母難日快樂(?)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