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 2013

Turn around: 2Y9M


煙斗仔滿兩歲九個月

本月最大特色就是她徹底成為一個「問題兒童」,每天嘴裡都有發不完的問,「○○是什麼?」、「怎麼○○?」、「○○在哪裡?」尤其是最常聽聞的句型。不管念繪本看影片玩遊戲聽歌甚至家常閒聊,總之只要這小妮子在場,在場保證沒人躲得掉她拋出的問號。

對事物充滿好奇,喜歡追根究底,這些特性都是孩子成長的證據,身為家長我們理當歡迎。只是當一本繪本得從三分鐘念成三十分鐘,五百字內容加上問答暴增至五千字後,長工賤婢也不免會有想來段廣告或按下暫停鍵的時候。現在我總算知道,為什麼坊間家庭都有購入百科全書的需求,從問號砸頭的情況看來,個人覺得吾厝離下單恐怕也不遠了。

除了無止盡的問號,積極分享喜懼是本月另一特色。不過就像大多數人一樣,猛獸的愛通常沒有理由,面對懼物卻可以搬出大套說詞。而姑且不論這些恐懼緣由是否合乎成人邏輯,至少她知道自己怕甚麼,同時願意讓我們分享,這反應讓我非常欣慰。我總覺得與其把恐懼暗藏心底,坦然承認能幫助她以更自在的態度面對生命。

這個月最重要的活動非七五三攝影莫屬,雖然猛獸當天化妝時一度悲從中來,又因為不適口紅而涎淌胸懷,但從她後來不時要求重看當日化妝過程照片,又動輒就拿積木黏土模仿拍粉抹脂,甚至還在我敷臉時要求共享的行為看來,人生第一回濃妝體驗,多少還是觸發了她的少女情懷。但小女孩還是天真自然最可愛,那一上便不得回頭的胭脂路,就留給我等人老珠黃的賤婢慢慢行去。

Worldwide Kids English寄來的一大箱玩具與教材則是猛獸本月最愛。她著迷的程度遠遠超乎了煙斗和我預料,玩了一個月下來,也真的記下好些英文兒歌與對話語句,平時和我們閒聊鬼扯說到什麼字詞,還會主動追問英譯為何。種種表現讓賤婢長工一方面欣慰荷包沒有白空,另一方面卻也暗生憂慮,我們蹩腳的英文究竟還能撐多久?沉迷WKE另一個副作用是,現在只要聽到有人怪腔怪調地嚷我「Mom~Mom」,我就知道一定是猛獸的崇洋症發

八月下旬,趁著煙斗出差,我再度帶煙斗仔無恥寄居婆家。入住一周期間,我忠於醫生指令,能坐不立、能躺不坐,馴獸(或該說慘遭獸虐)重任全丟給了煙斗爸媽。兩老如何作想我不清楚,煙斗仔倒是開心不已。從每天七早八早她就開始獸吼「喔嗨唷」威震近鄰,一天至少爬幾十回樓梯上下,庭院客廳和室書房陽台臥房無處不見她的腳蹤等等行徑看來,不思蜀地大概就是她的心境。

這幾個月每天晚上入睡前,我都會揪煙斗仔一起對新腹中友精神喊話,猛獸對她未來手足的熟悉感因此日漸增強,除了三不五時會晃過來摸摸肚皮,心情好的時候還會獻吻我腹以表親近,甚至曾經數度主動宣言「寶寶出生以後玩小巧虎,我玩大巧虎」,讓從來沒有主動探問「你要把玩具借給妹妹玩嗎?」*的賤婢十分欣慰。不管屆時猛獸是否真能遵守諾言,我都會幫小龎記得,她姐姐曾經許過的溫柔。

接下來的這個月將帶煙斗仔二訪迪士尼,還要參加兩場幼稚園的說明會,沒準還得提前接受入園面試。希望我們能在不違反安胎令的前提下,逐一完成諸項任務,於九月底順利返鄉。


[1]大概是賤婢心機比較重,總覺得這問句擺明是在提醒、強化小孩的所有權概念,如果一直反覆幫她洗腦,難怪哥哥姐姐不願意出「借」另外根據我個人身為老二的長年經驗,為人弟妹者其實也沒真的那麼愛看人臉色,向大的「借」物。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