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2, 2013

獸遊記:二進鼠國 II

煙斗仔二訪鼠國這次鎖定的重點是迪士尼海洋理由是TDS路寬又多乘物連結,幼童可搭的設施密集於特定區塊,人潮也不若TDL那麼洶湧,感覺最適三代同遊。

這回遊園的另一個重點是「三代同行」。由於賤婢我本人頭上還頂著安胎令,入園雖不至禁忌,但多少有點犯險,所以我們邀來煙斗爸媽一起入園,希望在爺爺奶奶加持下,為煙斗仔留下美好的遊園回憶。

上回入園時,一歲半的煙斗仔雖對各種乘物來者不拒,但臉上不時會浮現「啊這三小?」的表情。這回以經驗者之姿再訪,小妮子就精多了,不但事前懂得翻閱攻略誌,還會搶先指名要搭甚麼、要吃甚麼,就連買物清單都預先開立,讓接單的賤婢長工不時面面相覷,百思不解鼠王鼠后是如何成功達成隔空放蠱的任務?

攜幼入TDS,美人魚的珊瑚礁與阿拉伯宮殿向來是重點活動區域,這兩處設施幾乎都不對幼童設限,輪替時間又短,只要不是太纖細敏感的小娃,幾乎都能在此處享受騰雲駕霧或團團轉的樂趣。

這回新增的體驗有三:

第一是キャラクターグリーティング上回陰錯陽差和唐老鴨握手,在煙斗仔心裡留下了深深痕印,所以這回還沒開園,她已經表明要擁吻鼠王鼠后與達菲熊。幸好我們入園這天人潮不多,三大要角的合照幾乎都在三十分鐘內就能圓夢,小孩開心,大人也不必崩潰,算得上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好運氣。

是說邊排隊,我邊向煙斗感慨,過去我一直想不透,怎麼有人願意浪費入園後的寶貴時間來和假偶拍照?現在可終於明白了,所謂天下親心皆蠢心,出來生總是要還,將來就算得(如我過去最唾棄的)背著一堆達菲布偶入園,大概也不必覺得奇怪。

第二是美國大街上的歌舞秀Big Band Beat此秀的麻煩之處在於要碼提前(30~40分鐘)來排自由席,要碼得碰運氣抽觀賞位。正因這道限制,前幾回我們都無緣觀賞,此次總算在煙斗堅持下成功入座。

個人心得是,Big Band Beat的歌舞表演非常精彩,但是否投合幼兒口味就很難說。我們家這隻節奏派的猛獸是high到快從椅子上翻下來,肚子裡的胎兒也興奮地猛敲狂踢,搞得老娘一手要伏虎,一手要降蛇,一場秀看得筋疲力竭。結果終場後大燈一亮,卻見周圍盡是昏睡兒,兩相對照真是無限感慨,一樣米養百種人,一場秀也是揭露幼童百態。

第三個新體驗ルースヴェルト・ラウンジ則要感謝煙斗爸媽的提議。TDS內的餐廳十分兩極,要嘛走高級路線供全套料理,要嘛是大排長龍的速食餐廳,「ルースヴェルト・ラウンジ」算是這裡頭的異數。

一來它價格不貴,二來地點比較冷僻,訪客不多,餐廳內非常安靜,又多寬敞的沙發座椅,很適合在裏頭放鬆歇腳。餐點部分表現也不錯,唯一的缺憾是口味下得重,比較大人風,幼兒未必樂意消受。

除了嘗新三點,此次入園還有兩事令人印象深刻:

我好不容易才勸服她只帶小隻的入園!!!
其一是煙斗爸和煙斗攜手(?)同乘的場景。第一次上TDS,煙斗爸發揮學者精神,不僅詳閱我事先出借的導覽手冊,還在入園後對印地安納瓊斯的冒險和驚魂古塔表達高度興趣,機靈媳婦如我當然立刻煽動煙斗陪他老爸體驗。看著他們父子出發去排,,煙斗媽忍不住笑稱,「上次目睹這場景大概是二十年前」,聽得我也覺得有趣極了,突然好想現場觀賞驚魂古塔墜落時這對父子的表情。

其二是煙斗仔不值鼓勵的忍功。煙斗仔這傢伙近來不知為何,突然很抗拒在外頭如廁,在TDS這天也不例外,不管我們好說歹說,或拿鼠王鼠后誘惑,她就是堅持不肯爬上園內的馬桶。

我怕她忍出病,掏出尿布,提議不如解放上頭,但如今除睡覺外幾乎不碰尿布的猛獸卻毫不領情,寧可憋著也不肯濕布。後來大概是真的忍無可忍,她才終於鬆口說要到廁所解放;洪一洩,整個人一派輕鬆,原本僵硬的表情立即又活潑過來,也讓一路擔憂她要得膀胱炎的煙斗媽和我總算放心。算算時間,這天她憋了將近十小時,我不可思議之餘,也有點後悔當初真該幫她取個單名為光。

閃人前開放猛獸自選紀念禮物,頭個指名項目就讓煙斗和我目瞪口呆,滿架的棉T裙褲她不愛,看中的竟然是愛麗絲變裝禮服。雖說和其他公主裝相較,愛麗絲還算接近常人行列,但我夫婦不喜此風,只好以尺寸為由勸退猛獸。最後煙斗仔帶回了一套(正常版)衣裙、一個米妮玩偶,還有一對米妮耳髮夾。


不過,從她對華服戀戀不捨的眼神看來,我由衷懷疑,煙斗和我淪為假公主的真僕婢還有多久呢?

這對阿囉哈父女總是這麼有勇氣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