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0, 2013

肚況報導:中期總整

這不是門鈴!!!

孕期將近29算起來已入懷孕後期。下即將返台,正好今天完成在日最後一次產檢,恰是時候提鍵盤一錄。

當年懷煙斗仔時,孕程中期的重心全在運動;每個星期我會去游三次泳、上一回孕婦瑜珈課,整個人生龍活虎,體能狀況不定還好過平常時候。原以為這回能夠比照辦理,未料21週意外出血打壞如意算盤,結果別說無能水上漂,沒被抓進醫院床上躺都已堪稱好運道。

醫生檢查時發現,我的子宮頸長度縮短太快,出血那陣子一度只餘2.8cm,與入院基準2.5cm相去無多,此時一旦出現細菌感染,就有可能造成早產。也因如此,這回整個孕程中期我都在和兩件事奮鬥,其一是「安胎」,其二就是「抗菌防感染」。

先來說說「安胎」。

醫生提案的安胎方式有二,第一是住院休養,第二是領藥回家自己躺。我完全不想重溫入院夢魘*,所以立刻選擇後者,從此開始每日三回的服藥生涯。安胎藥的功能主要在抑止子宮收縮,副作用是會噁心、暈眩、手抖,服藥初期反應尤其明顯,後來大概身體慢慢習慣,不快感漸有改善。

用藥之外,我還購入據稱可防早產的骨盆帶「トコちゃんベルトII」,每天準時自我糾纏。「トコちゃんベルトII」對防範早產的效果如何,不到最後關頭無法定論。只是可以確定的是,它比我原本的托腹帶好用多了,既不會壓迫腹部,也不會對大肚加溫,而且啟用後便秘問題自然消滅,還改善了髖骨痠痛,子宮頸長度在回復至3.5cm後的確也沒再縮短過。種種層面看來,它應該算是物有所值。

安胎過程少不了家人的支援,中期後半能夠安然度過,當然還要感謝煙斗爸媽出手相助、煙斗的體諒,以及煙斗仔的忍耐。

「抗菌防染」部分,醫生的做法是定期洗淨和使用塞劑。而在個人努力方面,除了繼續愛用涼感內褲,提升更換頻率,服食益生菌與優格,我也開始使用茶樹精油為輔,包括進行短時坐浴,以及在洗淨和消毒內褲時添入茶樹精油。

回煙斗爸媽家放安胎假時,意外發現免治馬桶的烘乾機能對保持下體舒爽很有幫助,可惜吾厝的馬桶科技能力無法相比,大肚婆只能勤快點自己拿吹風機加工。要不是煙斗仔極其痛恨那類先進馬桶,還以拒絕入廁表達抗議,返台又已在即,當煙斗興致勃勃地提議「不如我們家也來換那種」時,我可就不會阻止他了

多管齊下,細菌檢查終於回復正常值,子宮頸長度雖然沒能拉到與週數相當的平均數(4cm),但至少也維持在差強人意的水準(3.5cm)

最後一次產檢前夕,始於煙斗仔的感冒病毒在吾厝發威,爸爸、媽媽、奶奶全數中彈。身為病況較輕的受害者,在沒人可以跟我交棒馴獸的情況下,只得硬著頭皮帶猛獸一塊踏入診間。想來也巧,這回首次在日產檢時就是有煙斗仔相伴,今天最後一次在日產檢,又是她陪在身邊,大概也是注定和妹妹有緣,難怪醫生望了超音波照後,第一個反應就是:

「哇,寶寶跟姐姐長得好像!」*

目前大肚婆體重58公斤,較孕前已增5公斤,胎兒體重約1200g,各項數值都落在週數標準。相較於前次,這回的食慾比較穩定,也沒有不定時暴走的肉食渴望希望返台後可以繼續保持,別讓大肚婆直接晉升肥婆卸貨以後還得揹著一身贅肉。

[1]也不想接到睡一天燒一萬的帳單

[2]今天的超音波照我完全看不出來,但回台時照的高層次超音波倒是曾經讓我有過一樣的反應…喔不,更精確地說,是讓我再嘆了一回,「又被煙斗借腹生女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