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7, 2013

藥頭的進化



「等下我拿冰淇淋給你吃喔!」是這幾日固定在吾厝作響的台詞,下藥的次數多了,別說動作明快俐落,現在我連表情聲音都沾染鄭兒姊的風範,再這樣下去只怕連當眾「玉體橫陳」都不會有啥難題。

只是賤婢過去三十三年畢竟為人正直(?)慣了,每天搞這些偷雞摸狗的勾當難免心頭過意不去。而且我實在不想仗著自己多點年歲、有點心機,就這麼誑小孩一輩子,所以每天「下藥」前,還是會先掏出餵藥道具,明明白白地攤在煙斗仔眼前給她自己喝的機會,直到領得三次拒文後再轉身操工。

遺憾的是,小娃不識媽媽苦心,見到藥杯就搖頭倒彈,見到冰淇淋就張口猛衝,逼得我藥頭路上始終無法回頭,直到前日傍晚--

「我不要吃冰淇淋。」

一句斬釘截鐵的宣稱,驚得我差點潑出剛調好的粉水,心底暗叫不妙,莫非我的舉動沒有逃過猛獸法眼,小人事跡還是敗露?

「我不要用湯匙吃冰淇淋,」猛獸堅定轉頭望我,「我要用手自己拿著吃的那種。」

……

基於以上理由,藥頭我本人又進化了。之前我把粉水融入碗中,挖幾杓哈根達斯蓋在上頭混淆視聽味覺。現在我改用甜筒,當然還是加過料的,只是稍微費工,得先以叉匙小心挖開上半部,灑粉其間,再將移開的部分還原。不過此舉水藥不適用,還有如果小孩吃到一半,注意到上頭有橘紅粉末,必須面色不改,鎮定微笑:「那是草莓啊!い・ち・ご!美味しいでしょう!


結論是還有囉嗦的小孩就是敦促藥頭進化的原動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