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3, 2013

一個藥頭的懺悔

本文最適圖說:入口前請三思
週二半夜煙斗仔突然發燒,一個晚上囈語連連,翻來覆去就是睡不好。由於事前沒有任何明顯症狀,我們擔心需加做細部檢查,所以決定直接帶往我產檢的中型醫院就診。還好根據醫師開示,發燒源頭應該是正呈紅腫的喉嚨,所以領了化痰消炎的藥物便返家休養。

小孩生病,爸媽通常別想好過。尤其煙斗仔面對發燒的經驗不多,每回體內燃溫,她不只自己坐立難安,還會變得特別難纏。而今正值反抗期,難搞指數更是加倍,問甚麼得到的答案都是不要,又偏偏做甚麼都要緊緊黏著我。

算了,對方是病童,為母的不需太計較,只要她肯好好吃藥,早日康復,賤婢自然跟著解脫。然而計畫不比變化,過去那個逢藥面色不改的好娃娃不知何時失了蹤影,當我按照慣例以水調藥遞杯向前時,非但沒有得到煙斗仔仰頭乾杯的反應,還見著一隻惡獸對我張牙舞爪,讓我困惑之餘不免生悲,最後只能一邊重現暴力餵食的場景,一邊默默追憶從1Y11M~2Y6M的無淚餵藥時光

然而暴力餵藥實在很累,特別是現在夾大肚於身,獨力搏獸總讓我覺得非常冒險。無奈之餘,連上yahoo智慧袋參觀前人經驗,祭出刪去法消除已經挑戰並且確定無用的招式(說之以理、動之以情、壓之以力),終於查出還有混藥於食一計未施。

事不宜遲,立刻下手。智慧袋裡建議的混食對象多為液飲,再不然也可以嘗試冰凍凝結為替,但煙斗仔不喝果汁,我能操作的對象只剩下味噌湯、牛奶或冰淇淋。前兩者營養成分高,如果引來反效果恐怕不利,那就混兩小杓冰淇淋,這樣她就算恨起來,頂多也只是人生少點消暑樂趣不怕斷了餐桌生機。

第一次下手,多少有點膽戰心驚,一直想著要是事跡敗露,還能有甚麼備案可替。結果證實是我多慮,猛獸絲毫未察,嗑得非常開心,而且大概是覺得老母人那麼好請我吃冰,再壞下去愧對良心,吃完後竟然變得特別乖巧有禮,讓我差點跌破隱形眼鏡,下藥之路看來得繼續走下去。

回顧吾厝餵藥史,施過暴力,講過理,經歷過和平相擁,再到現在的暗較心機,我只能說為人父母真是永無止盡的挑戰與學習。同時我也忍不住開始懷疑,幼時同樣痛恨服藥的我本人嗑下的那些冰淇淋,是否也曾經有過胖母「加料」的痕跡?


[1]此話預送給十八年後發現老母惡行的煙斗仔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