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 2013

Turn around: 2Y8M

煙斗仔滿兩歲八個月

廁事依然是本月重點。在台期間,煙斗仔正式進化成為內褲人,除了午睡與夜眠時,賤婢為求心安會幫她換上尿布,其餘不論在家活動或是出外閒晃,幫寶適纏臀的場景皆已不再。儘管偶爾仍因奔廁不及出現尷尬場面,但為數不多,一覺醒來尿布乾燥如新的次數則逐日增加。整體而言,進展比我原先預期順利,希望可以繼續保持下去,自然而然與尿布揮別。

返台三週,煙斗仔去了牧場、去了海邊,每週至少嗑兩回最愛的小火鍋,生活爽極。唯二遺憾是龎小弟太晚返台,無法重溫手足相伴的溫馨時光,還有因為天氣不佳,近在咫尺的公園也遠如天邊。

每天和胖父胖母混在一塊,猛獸不只口說能力大幅提升,一度還出現語尾必加「齁」的語癖,聽得我們差點沒笑翻。還有她的翻譯功能也進步顯著,這廂外公外婆說什麼,轉身便能對著螢幕直譯給日籍親屬。麻煩的是小妮子光譯不濾,該說的不該說的一律洩出,連「媽媽說她要打我屁股」這種話都不保留,使我不免憂慮,培養她當翻譯機該不會是養虎貽患的起點。

這個月的煙斗仔非常熱衷於宣示所有權。有別於過往只會區分誰的什麼物件,現在她追本溯源,動輒就要告知眾人什麼東西是誰甚麼時候給她的,分明清楚到我都忍不住懷疑,這傢伙身上是不是偷藏了一本財產清單。煙斗仔的所有權宣言平時沒啥功用,但到吵架時就厲害了,當她祭出「這是XXX送我的欸」時,意思就是此物老娘所有,你們少來干涉本人自由。

她不只對自己的所有權十分堅持,也很積極於捍衛眾人各擁之物,若是見到A的東西落到B手上,馬上就會發揮糾察隊精神,毫不客氣地衝上前質問,「這個不是A的嗎?」一路糾纏直到對方給出合理交代。我想軍警辦案要能如此,在台後半我們大概就不會天天遭洪案轟炸至耳殘。

回到東京正逢隅田川花火大會,可惜今年天公不作美,煙火才放半小時,便遭雷電風雨突襲,最後黯然喊停。幸好吾厝一行向來是在家內觀禮,天氣對我們的影響不大,飯照吃、蛋糕一樣嗑,餘下的時間正好讓歡著浴衣的猛獸表演真人音頭秀。

今年是猛獸第三度浴衣披身,同一件浴衣看她從零歲穿到兩歲半,由爬而立以至顛舞,表情姿態年年不同,教為爹為娘的不生感慨也難。目睹小女孩長大真是世界上最美,也最令人不捨的一段過程。

返日後原本排定了許多外出計畫,未料一切趕不上變化,賤婢我本人在踏上東京第三天即因出血急診,甚至領得醫師嚴詞,「如果不想早產,就回家乖乖躺著安胎。」嚇得我們更改了所有預定,連返台班機都提前到九月底,原定的幼稚園巡禮也只能匆匆喊停。

但煙斗仔今年秋天要慶祝七五三,這可是倭妹生涯的一件大事,怎麼也捨不得放棄。多虧有煙斗媽與阿姨幫忙,一邊帶煙斗仔去試裝、敲定攝影日期,一邊找好神社,預計在九月初提前完成參拜。儘管時期上略早於傳統,但至少無損煙斗仔的回憶,希望猛獸可以體諒我們的難處。


基於安胎考量,未來這個月恐怕又得上婆家叨擾,我一方面對煙斗爸媽很覺抱歉,另一方面卻也暗為煙斗仔感到開心。畢竟過去幾個月來,小龎雖然剝奪了我大量的行動自由,卻也讓我深深體悟,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在小孩發展過程裡不可取代的意義;他們所能教給孩子的無形之物,有許多是煙斗和我所不能及,希望煙斗仔可以把握接下來這段(賤婢又要轉型廢人的)時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