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6, 2013

馴獸小記:看門虎


煙斗仔是吾厝的糾察隊長,有事沒事就在家裡四處巡邏,如果遇上任何違反常規﹑老母教誨,或者巧虎國皇民守則的人事物,她會毫不客氣地上前糾舉,即便對方在輩分﹑年齡﹑身高﹑體重上超出數倍也絕不寬容。

在台期間,胖母就曾因此成為苦主。


娘家冰箱裡屯著一罐玫瑰蘆薈膠,夜夜浴後我必定捧出敷臉。煙斗仔初看時驚異無比,不但東詰西問,還要湊在一邊打量。幾天下來終於麻木,自此只要見到賤婢臉上多層透明膠,就會識相地閃到一邊。

敷臉路上非我獨行,胖母雖沒有我這種恆心毅力(和閒工夫),三不五時也會去挖個兩勺來鎮肌。有天她洗完澡,從冰箱取出蘆薈膠,正好和巡邏中的猛獸撞個正著。

當時我人在書房,聽到煙斗仔在外頭喳呼半天,卻不清楚究竟在吵啥。後來只見猛獸匆匆衝入書房,一把抓起我直問「那個『バッグ』是馬麻的嗎?」沒頭沒腦的疑惑讓我一頭霧水,正想敷衍了事,卻遭猛獸死命抓出書房,在門口又被問了一遍,「那個『バッグ』是馬麻的嗎?」

バッグ?哪兒來的袋子?東張西望一遍,以為說的是專門拿來裝她衣物的洗衣袋,隨口應了一句「那是外婆借我們來放髒衣服的」,自顧自又回到桌前,留下一臉不甘與困惑的猛獸。

後來胖母進房轉述才讓真相大白。原來煙斗仔一路盯梢,沿途不斷重複「那個是馬麻的欸,外婆,那個是馬麻的欸」,想要道德勸說胖母膠歸原主。見胖母沒理,立即轉頭向賤婢告狀。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猛獸一心護主,可惜發音走調,パック說成バッグ,面膜被老母當布袋,枉費她一片守門忠誠。

「你都不知道你女兒多精咧!」胖母笑評。


我摸摸猛獸的頭,一邊得意養了這隻忠心耿耿又正義感十足的守門虎,一邊暗下決心,為免煙斗仔道德觀錯亂,還是暫時不要讓她知道,其實她忠貞守護的賤婢我才是盜膠真凶,不折不扣的女兒賊是也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