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8, 2013

返台大事記:健檢與疫苗

這次也敢餵奶了!

上週解決了我的產檢,本週換煙斗仔的健檢登場。這回登院的目的除在完成兩歲半~三歲間的發展檢測,還要打第三劑日本腦炎疫苗。

或許是年齡漸長,或許是醫護角色扮演玩具奏效,又或許與醫師是阿姨而非叔伯爺級人物相關,總之健檢過程相當順利。煙斗仔從入室開始便落落大方,先是開心接下醫師遞上的玩具,該保持的禮儀也沒忘記,面對發問對答如流,還贏得口齒清楚的讚許,害我差點要脫口而出,「對啊,她都可以和我吵架了」。

健檢中另一個讓我感動之處在於,倭妹的身高在敬陪末座多時後,終於擠入50%~75%行列。初初聞言還不太相信,直到螢幕上出現圖表數字,才敢確定這一切並非夢境。不過醫師評論煙斗仔體重偏輕這點我就沒啥危機意識了,想來是因為我們都習慣以手感判斷,而十二多公斤抱起來已屆吾等臂膀極限使然。

可惜的是,煙斗仔在診間內的如虹氣勢終究不敵尖尖針劑。

一開始進注射室時,煙斗仔還能無視四周淒厲嬰啼,淡定地和我討論牆上的噗桑與哈囉凱蒂。輪到她上陣,躺平後也沒忘記要我幫她拉一下人家掛來哄寶寶的音樂鈴。針劑出現時,猛獸還未覺有異,只是有點不爽我幹嘛突然伸手將她架緊。等該刺的戳了進去,細長獸眼突然圓睜如銅鈴,然後就是一陣完全不負她實齡的嚎啼,聲量大到我不得不由衷敬佩,當年為她健檢的小兒科醫師與批八字的命理老師的確識人有術,難怪可以異地同聲宣稱:「這小孩心臟有力,哭起來保證比別人大聲!

其實如果只是哭聲響就罷了,偏偏這傢伙現在還練出高明演技,單啼不夠,還要加台詞、添動作,所以一邊行走,一邊沒忘記用手摀住貼著棉花的傷口,皺眉擠眼地泣訴「媽媽我好痛喔,你幫我按著。」

這一路從醫院按到吃完火鍋,按到我都煩了她還在嚷痛,不過一下車便露了餡,因為明明挨針的是右腿,回程她卻按成了左腿,表情聲調卻依然悲情,讓我等目擊證人哭笑不得。


長達兩年半,兩地奔波的疫苗之旅,到此總算告一段落,我很有鬆了口氣的感覺。雖說這一切明年開始又要重來一遍,但總歸是個階段的結束,我們「針」的做到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