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1, 2013

返台大事記:覓保母




除了各種檢查,本週還完成另一項任務,就是替小龎找好保母。

這回預計十月底回鄉待產,明年三月初回到東京;假如沒有意外,扣除坐月子中心的一個月,應該還有兩至三個月的育嬰時光。這段期間,我們打算請託保母負責小龎的日間照護。

如此抉擇的理由有二:

第一,經歷過煙斗仔這個前胎之鑑,全家都已非常明白與新生兒奮戰是何等艱辛的旅程,上回胖母甚至還被搞到發了俗稱皮蛇的帶狀皰疹,我也在離開月子中心一週後便迅速回復孕前體重。實在沒興趣也沒勇氣再拿眾人身心健康挹注,更別提這回身邊還多了個不時抗命的小兵,所以全員一致鼓掌通過,在台期間,白天就送小龎到保母家,晚上再由賤婢接手。

第二則是出於我本人的私心。

煙斗仔明年春天要上幼稚園了,那以後她便開始走自己的路,我全心全意看著她與她完完整整擁有我的時間,所餘也不過就這幾個月。趁著在台灣有保母制度這樣美好的資源可以活用,希望能藉此交換多一點的時間給她,也期待可以讓她在這個過程裡,心平氣和地接受成員新增的事實,進而願意成為媽媽的力量。

請託保母照護,許多觀念必須事先溝通。比方說保母強烈希望如果要托育,就最好能讓寶寶習慣母乳擠餵。這點對我不是難事,事實上我原本就計畫好,這胎一進月子中心,便要開始與貝瑞克聯手的擠餵生活。畢竟擠餵雖然手續繁雜又辛苦,但一來利於建立規律,二來餵奶大任不會完全落於賤婢肩頭,來年零工必須復職,個人覺得這種作法比較適合我的個性與生活步調。

談妥說定之後,順道請益了保母,家有兩小時的對應之道。「兩小同鬧時,最好能先安撫大孩子的情緒。」聽起來有點難度,希望屆時我能不為幼嬰暴啼所惑,牢記並盡可能做到這點。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