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0, 2013

大恩要言謝

祖孫情!

苦水文告一段落,接下來換感謝文登場

我們一家三口之所以能平安渡過這兩個月後半段是承胖父胖母恩德前半段則要感謝煙斗爸媽的加持

確知懷孕沒兩天後,我就拖著行李帶小孩搬入婆家,並且立刻進入蘭花模式*,除了三餐梳洗,幾乎日日臥床。最初是因為背傷未癒,又不時有出血現象,必須橫臥安胎;後來吐勢加劇,下床成了心有餘而力不足的行動。在這段時間裡,育兒重任全數落至煙斗爸媽身上。

我不知道一般人對此如何做想,但即使我常識嚴重不足,也明白這種行徑堪稱厚顏無恥之至。更何況煙斗爸媽一向社交育樂生活豐富,健身﹑游泳﹑爬山﹑滑雪﹑學橋牌﹑學外語樣樣都來,病媳與獸孫突然進駐,等於打亂了他們原有的生活步調。

可是即使這段期間內,我完全沒有盡過半點為媳之責,精力旺盛的煙斗仔又幾乎鬧到快把他們房子和骨頭給拆了,煙斗爸媽卻沒給過我們半分臉色。在我為了煙斗仔的獸性與蠻力頻頻致歉時,還一再表示「煙斗仔很有趣,每天和她在一起都很開心」,要我安心休養。

孕吐初期,勉強還能吃食,煙斗媽深怕我會像前回一樣搞得皮包骨,於是不斷關心「有沒有想吃的東西?」我想了很久,不好意思地告訴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吃泰國菜,但又覺得這一入口必定是要還原的,所以想想就好了。沒想到第二天一下樓,煙斗媽就遞來一本泰菜食譜,還豪氣地說,「來,雷切路你看看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一句我以為只有在自己媽媽嘴裡才聽得到的台詞,差點讓我淚水氾濫。

9W時,有幾天奇蹟似地可以喝下某牌飲料,煙斗爸不但日日幫忙添購,期間還一度因為擔心斷貨,專程電聯超市想要大量訂購。從煙斗嘴裡聽到這個我沒參與到的片段時,視線又模糊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心底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住院期間,煙斗爸媽兩度開車載猛獸來訪。單趟一個小時的車程說遠不遠,但讓煙斗仔乖乖坐車從來不是簡單任務,他們願意冒著耳鳴風險,忙中抽空跑這一趟,只為一解我們母女兩地相思,讓我由衷覺得,想不出比「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更高級謝詞的自己真是沒用。

當著煙斗爸和煙斗媽的面,除了謝謝之外實在詞窮,但願他們不要介意拙口的蠢媳。不過,我很確定,將來我一定會一而再、再而三,誠誠懇懇地對煙斗仔與小龎耳提面命,能夠遇到像胖父胖母與煙斗爸媽這樣的兩對父母,不只是煙斗和我的幸運,也是他們兩個的好運,希望他們對兩家長輩常懷感激,並且將「家」的意義,深深印在心裡。

[1]見「中國童話故事三月的故事:烙餅師父和懶妻」。我有帶來日本要傳給煙斗仔(+小龎)喔!!

[2]最後我只能跟煙斗說,「你爸媽人太好了,為了他們,我不會跟你離婚的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