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5, 2013

胖母出任務

在做黏土木屐
懷煙斗仔時因為孕吐嚴重胖母為了搶救雷秋大肚特地來東京出了兩週任務特派有成我不但在她抵達東京的次日起再無吐意,更在細心調養下迅速復胖,最後到機場與她揮手道別時,體重已經完全回復孕前標準,爾後更一直深陷在過重危機。

新登場的腹中友小龎不甘落居人後,所以事隔三年,胖母再次出動;這回待得更長了,足足有一個月之久。遺憾的是,胎胎狀況有別,此次出院後吐勢雖然稍緩,但其他如發脹、反胃、口齒發酸等症狀卻拉得很長,連帶影響食慾與身體狀況。結果我除了剛出院那週灌下不少雞湯,接下來胃口都很差,更別提外出遊走,讓老媽也跟著悶在屋裡一個月,希望胖母不要見怪。

這回搶救的目標除了雷秋大肚還多了一個任務是照顧煙斗仔

老媽抵日第一週,煙斗仔因為在爺爺奶奶家待了一個月,已經慣於日文頻道,又尚未自賤婢住院的震撼中復原,所以成天黏我黏得死緊,不管胖母怎麼誘脅哄騙,都無法縮短祖孫間的距離。

幸好在胖母鍥而不捨的努力之下,兩人的關係終於綻現曙光。煙斗仔的嘴邊又開始響起熟悉的中文詞句,「外婆的房間」成了重要的玩耍據點,最後甚至可以在賤婢不相伴的情況下,單獨和胖母一同出門購物,讓胖母與我大感欣慰。

遺憾的是,美好的時光總是咻一下就過去,好不容易才放晴的祖孫關係,轉眼就到了說再見的時刻。老實說,不管是就生理或心理上的考量,我都很希望胖母可以再多待一陣子,但是在海洋彼端守了一個月空閨(?)的胖父顯然無法與我們有志一同。單是從他主動來扣facetime的頻率越來越高、時間越來越早這點就能看出,要是胖母再不返國,他離崩潰就越來越近了。

今天一家三口送胖母到羽田,煙斗拿出睽違三年的中文台詞:「媽媽,謝謝你來照顧雷秋和煙斗仔」感性致謝。不過從老媽先愣了一會兒,待我重述才恍然大悟的表情看來,煙斗的發音顯然有礙他的感性傳遞效率。煙斗仔則非常聽話地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外婆謝謝」逗得胖母笑開懷。

三年前我曾經如此描述,這與胖母難得共處的兩週假期,或許是那個將喚我「媽」的人送我的第一件禮物。三年後重歷此景,除了依然有感如是,我想這新腹中友大概更疼他姊姊,所以煙斗仔才能在享受了一整個月爺爺奶專寵的生活之後,又有機會和外婆朝夕相處、緊密互動。這個即將加入的家族成員讓我們體會到,所謂「家族」的羈絆與意義。

再次謝謝胖母不辭辛勞前來東瀛出任務,也謝謝胖父這一個月自立自強孤枕獨眠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