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7, 2013

神隱之路4:還原祭

將來誰說我們偏心,我就給他看這張表XDDD
經過煙斗仔這個前例之後,我深感孕生養這一路走來主要有三大關卡:孕吐、產痛,以及與新生兒睡眠習慣戰鬥的折磨。這三者都非常令人崩潰,其中又以「孕吐」最阻撓本人的二胎意願。理由是它不只傷心傷身,費時漫長,而且在過程中幾乎毫無對策可以緩解,遑論請人代勞分憂,更別提我還有駭人的劇吐前科

雖然親朋好友都積極勸慰,說胎胎狀況不同,搞不好新人可以讓我快樂似神仙。但我從一開始就未有自信如是,而過去這一個半月的事實也證明了,最了解自己的果然還是自己。

確認小龎存在後,我立刻向零工處請下一年長假,推掉了所有正在接洽但未定案的譯案,同時厚著臉皮拜託煙斗爸媽,收容我們母女直至孕吐勢緩。果不其然,事情才剛剛安排妥當,吐勢即發,接下來的日子只能用每況愈下來形容。

小龎的孕吐形式和當年懷煙斗仔時略有不同,整個過程約可拆分成四階段:

第一階段是6~7週,當時主要是定時嘔吐,內容物以酸水與泡泡為主,偶爾會參雜不易消化的食物。次數不多,除了晨午晚三嘔,上、下午則依所處情境變化;飢餓、浴後熱氣,以及特定氣味,是此時期最大的誘吐主因。

第二階段8~9週則為孕吐巔峰期。這段時間一方面延續前期的定時嘔吐,但次數倍增;另一方面開始飲液即嘔。還原內容有增加趨勢,不過最恐怖的還是液體下肚後的反應。那陣子我喝一杯水,可以吐出將近三杯的分量,搞得我邊吐還要邊懷疑,肚子裡什麼時候多安了一個聚寶盆?

這種倍數還原的嘔吐形式最後讓我吐了血,所以我開始就近在柏市婦產科打點滴,可惜針孔雖然戳滿手臂,但成效不彰,9W6D回醫院產檢,尿酮4+的數字還是被醫生要求即刻住院,就此開始我在大和國的入院初體驗,也是煙斗仔出生以來頭一次和我長時分別。

第三階段10W在醫院裡度過。在連續注射將近150個小時的點滴後,吐勢稍有緩和,遇液即嘔的症狀不再(因為我也被嚇得不敢喝水了XDDD),惟每日6-8次的定時嘔吐無法避免。吐得太凶又聲勢驚人,最後整個護理站的護士都知道我就是那隻賤兔
健吐孕婦,「しちゃった」因此成為本房入門流行語。

第四階段11~13W情況大有起色,我不但開始正常進食,還精神飽滿地出了院,甚至一度以為吐魔已經離我遠去。遺憾的是,每當我想宣稱自己已經忘記吐字怎麼寫時,命運就會將我推到馬桶旁邊,並用整個胃袋納出的濁物提醒,土由口出這任務還沒真正了結。所以,在腸胃間的不適感完全消失之前,我仍不敢拍胸保證,嘔吐的句點會就此停留在13W1D*(雖然我由衷希望它是)。

嚴格說起來,小龎激起的孕吐期間雖長,但頻率與聲勢均不如煙斗仔當年,因此我壓根沒有料到,最後竟然會被搞到住院。而將這兩位戰績列表排出之後,非常訝異的發現,虎也好、蛇也罷,獸朋蟲友還真是一對有默契的好姊妹/弟,居然可以不約而同地在懷孕初期就先燒掉了二十萬日幣。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我想煙斗現在看到這句話,一定好有感覺吧XDDD

[1]話真是不能講太早,結果句點在14W1D時更新了可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