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 2013

Turn around: 2Y3M

在...施法吧?


煙斗仔滿兩歲三個月

回台灣待了三星期,中文能力果然大有長進,在家幾乎都以中文與我應答,也能依照發話對象自行切換聲頻。現在三字經可以背到「教五子,名俱揚」,雖然倭妹腔積重難返,又不知為何總會自動進入rocker模式,但仍讓賤婢我本人甚感欣慰。

還有她的模仿能力也上攀一階,賤婢我本人尤其是她目前最熱衷的挑戰目標。以前多只學舌,現在她喜歡仿效小動作,哪怕我只是叉了腰、偏個頭,小學人精都會立刻比照辦理。我瞟她一眼,她還會搶先發難:「馬麻學我?」讓被惡人先告狀的賤婢啞口無言。過去她的模仿多少帶有學習目的,如今卻純粹只為激怒或逗弄目標對象,戲樂成分的增加,大約也是心智成長的證明。

返台之行還有另一個收穫,那就是我們終於達成無淚剪髮的目標!而且這回既沒倚靠電視卡通,也沒依仗汽車座椅,全憑美髮院老闆娘和賤婢我本人你一句「可愛」我一句「漂亮」地猛灌迷湯,想不到就成功破解煙斗仔遇剪必爆的魔咒,只能說小孩(的虛榮心)大了,果然就是不一樣。

倒是前陣子靠著台灣美食平定的餐桌暴行,返家後又開始蠢蠢欲動,時時考驗巴不得火速洗碗收桌的賤婢耐心與嗓門,也讓我又多了一個懷念台灣小食的理由。唯一沒有變過的是對用箸的熱情,學習筷如今已經操演得非常熟練,接下來打算改買一般的童用筷替換,希望能實現猛獸「要和大家一樣」的願望。

停滯大半年後,煙斗仔的口內也出現動靜,左下方的大臼齒悄悄冒頭。大臼齒的登場意味口腔保健必須升級,所以我終於開始讓她用牙膏刷牙,也定期以幼兒牙線清理齒縫,接下來還得另找時間去塗氟,看來又是一連串的新挑戰。

二月份前半段在台灣放假,後半遇上煙斗出差,算起來這對父女聚少離多,不過這完全無礙他們之間熱情如火。煙斗仔最近黏她老爸的那股嬌勁讓我望塵莫及,我甚至懷疑,煙斗之所以突然動念修補吉他,為的就是博女一粲,可見再怎麼鐵石鋼壁的男人,內裡多少都夾參著周幽王的本性。

在台期間,煙斗仔和龐小弟的口舌之爭幾乎天天上演,回家後以為耳根終於清靜,小妮子卻開始懷念起這與她並肩近月的玩伴。在台灣時拿起玩具,嚷的都是「哥哥不要碰!」回到東京無人與爭,反倒主動碎念「這個下次要借給哥哥玩。」一個人的小劇場聽得我都快落淚了。可惜龐小弟已經西進上海,表兄妹要團圓,日子還有得數。

都說小孩要多丟到外頭才好養好帶,居嘉時奉行此訓不難,回到東京後必須咬牙才能辦理。尤其每每在溫度不過十,四周根本沒幾個鳥人的公園裡發抖蹓獸時,除了佩服煙斗仔不畏寒風的玩心,許多時候我更敬佩硬著頭皮出門的自己。面對正要起跑的三月,最大的心願只有一個,拜託再暖一點、快暖一點吧。


本月另一個成就(?)是終於可以自力比出2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