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31, 2013

泳客生涯周年慶

如果游滿十年就帶來跟海豚一起游泳!

煙斗仔的泳客生涯到本月正好滿一周年。在同班同學相繼因為媽媽懷孕退出池畔後,猛獸和她肚子不爭氣的老母因為缺乏正當退會理由,所以依然在泳池繼續浮游。

二月有一半時間待在台灣加上天氣太冷我們難得地請了一個月假結果休假期間,猛獸三天兩頭就要探問何時下水,讓原本還想多偷懶一個月的賤婢我本人黯然打消念頭,在三月起跑後就帶著她銷假報到。

睽違一個月,發現煙斗仔的同學好多人泳技大躍進,有的已經可以漂亮地打水前進,還有的入水閉氣行來簡直跟呵欠一樣容易。跳水更是成為眾人的基本功,教練一聲令下就撲通撲通入池,搞得好像闖入青蛙國似地。

相較之下,遠池一月的煙斗仔顯得有些生疏。之前面不改色的跳水動作,現在還要先朝前低蹲一下,讓我好想開口請教,平日在家裡拿沙發當跳水台(還有拿我心臟當樓下大嬸怒氣祭品的)那股狠勁哪兒去了?

倒是入冬以來常常偷工減料的打水動作稍有長進,仰浮打水也不像之前那麼心不甘情不願,還有不會再下水不到半小時,就開始佯裝很冷地吵我帶她去泡溫水蒸汽浴池。

三月最後一堂課,教練扛來一籃沉圈倒入水中,然後向諸幼下令,「請大家撿起來丟進籃子裡」。說得容易,但沉圈落在水底,要撿起來必須自己閉氣彎身,還得在水裡睜開眼睛。大人或許沒有問題,小孩可未必甘願自發而行,於是周邊馬上出現各種精彩畫面:有人二話不說便低頭,有人一聽完指令就哀啼,還有的雖然想照辦卻很猶豫,沉浮之間一副左右為難的表情。

那麼,煙斗仔呢?

「要阿噗噗嗎?」我開口請示。

小姐十分淡定地回了一句「要らない(不要)」,接著打直腰,頭一點不偏,伸腳一勾,就把落在腳邊的沉圈勾了上來,然後氣定神閒拾起,放進一旁的教練籃我還沒反應過來呢!她又「順腳」勾上幾個,不時還對旁邊掙扎於沉浮間的同學寄予不可思議的眼神。

眼前這幕讓我一時不知如何反應。要說她錯?好像沒有,因為教練確實只有交代要撿起來放入籃中,沒有指定手段,閉氣入水的作法是我們這些陪游的下賊上之意。可似乎也不能說她對,雖然我的確有點敬佩她靈活的反應,但這豈不是推翻周邊同學們的努力?最後死命抑住笑,換個說詞,「你用腳已經撿得很好,那現在我們換用阿噗噗來撿看看。」然後還是抱著她練習了幾次閉氣入水拾環,算是折衷之道。

回家和煙斗報告此事,兩個人在桌前笑到快翻倒,一方面覺得這傢伙這點真是很有台灣精神,另一方面又有點擔心,在比較傾向齊頭平等的大和國裡,這將來會不會成為一種挫折?

看來下水一年,猛獸的成長不只在身體,心與腦也跟著有了變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