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7, 2013

春分登飛鳥山

少女嘗春

春分之日一家三口上飛鳥山野餐

飛鳥山雖是都內著名的賞櫻景點不過節候未至,滿山白櫻只有三分開,枝頭花苞仍在蔓抽,估計離遮天覆眼還需一個星期。

這倒無損我們興致,事實上煙斗和我覺得這樣剛好,不然頂頭花浪越激昂,路上人潮也就越洶湧。兩個大人自己漫步無妨,帶著小娃不堪擠,花清人罕走起來反而舒服,吃飯也不必煩惱座處。

午餐吃的是日暮里買的飯糰,為的是非此時不見的櫻花口味。此物晶瑩嬌粉,鹽香淡爽,幽幽散馥,入口時春色一路薰外染內,彷如人也化作蝴蝶。可惜這回的蝶化權遭煙斗仔奪走。猛獸涉世未深,人倒精明得很,知道妍花該配美食,因此不怎麼搭理黑抹抹的日高昆布糰,小手一伸,指明要店裡僅存一顆的櫻飯糰。若不是她肚子小,滿得快,搞不好我連飯尾都沒機會撿。

上回來此觀花,猛獸疑似正在腹中成形。現在不但已經脫腹,還能自己奔走,對照依然景物,說沒有一點感觸是騙人的。不過攜獸觀花,嘆景敘情可是奢望,吃足飲飽陪娃兒奔走才是王道。

飛鳥山公園的兒童遊樂區占地廣大,溜滑梯盪鞦韆砂場樣樣備齊,還有退休的蒸汽火車與都電可供見識。唯一的缺點是遊樂設施多走尖叫路線,大型溜滑梯連大人都暗剉於心,石偶的背脊更是光滑到一爬上就可能自另側滾下,如果不想領回一只淚娃娃,遛獸時眼睛手腳都得放亮點。

纜車一樣的登坡軌道車是另個特色,雖說路程不過兩分鐘,排隊的時間卻要花數倍之久,走一旁的階梯上下也許都快得多。但是因為少見,又不另外收費,又能登高望遠,假如不到人山人海,還是值得坐坐。

等猛獸電力散的差不多,打包轉車回家。回程行至川畔,沿岸彩櫻正盛,頂上嫩粉雪白相間,好不熱鬧。突然覺得這天跑遠真是很傻,來年若要觀花,不必長途跋涉,過個橋到對岸草坡一坐,抬頭就是一場爛漫的夢。

少女懷春

[1]飛鳥山相片集
[2]汐入橋相片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