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4, 2013

南風可畏

PEKO這個月的服裝好驚人


一向知道北風刺骨西風蕭瑟東風妙借可以殲軍破敵唯獨對南風始終印象溫柔,總覺得它如春日號手,南風若起,則暖陽不遠矣。

直至遷居東京,才知南風其實可畏,尤其是初春興起的南風。

吹南風的日子多半很暖,氣溫落差可達二位數字。常常起床時還忙著套發熱衣毛線衫,不到正午,裹身的洋蔥已經卸除一半。

南風揚溫的力道不容小覷,襲地的勁勢也相當驚人。截枝斬葉,捲砂撒塵只能算是基本功,掀招牌、倒車,甚至翻人,它行來也無艱無困。

昨天嘗過苦頭,好奇古人如何評價南風google查到了舜帝的南風歌,曰「南風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慍兮;南風之時兮,可以阜吾民之財兮。」四句話看在剛剛經歷小孩在眼前活生生遭颳翻,腳踏車給掀倒,右側卡榫並因此失效*的本人眼裡,真是好生諷刺。

這今往之別,究竟是因為南風趕上了演化腳步,堅持勢與時進導致?還是它入境隨俗,所以一翻過海,也就跟著易了性呢?

至少現在我學到了,即使北風讓人豎領,西風喚起愁思,東風考驗智慧、算計與人心,但好歹是不藏頭尾的真小人,再壞均不若南風,擺張好臉誑你出門,轉頭卻重手擊潰。

我想以後翻小說見岳不群,都得幫他加點兒南風來作背景聲。

[1]還好腳踏車店小哥整治有成,所以南風雖未添財,但至少也沒戳破荷包,怨念稍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