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7, 2013

今年的七草...呃...飯?

超棒的這!

正月初七,照例要食七草為年節收尾。

今年因為夾了個可以舉家出門採購的週末,七草尋蹤於是不必像過往那樣坎坷。鄰近超市甚至體貼地擺出「生」七草盆栽,每種植物旁都插有小標,讓我們買菜之餘能兼行機會教育,假裝很瞭地指著花盆提點小孩,「你看,七草就是XXXXXXX。」

既然已經目睹生七草的身影,又很清楚它們味道淡泊絕非吾厝所好
,所以手續一切從簡,買包現成的乾燥七草包回去灑灑意思意思,別再浪費時間舞刀弄剪。

按照傳統習慣,專職清腸潔胃的七草應當佐粥。不過別說週一大早就得出勤的煙斗,無所事事的煙斗仔和我對稀飯也興致缺缺,所以前晚煙斗和我就達成共識,這回要讓七草「飯」上桌。

只是沒想到,就連一個小小的共識也有各自表述的空間。

我明明記得昨晚千叮萬囑吾夫,預約炊飯時間時就要讓七草包與水米一同入鍋。結果今早起來,眼前出現的米飯依然晶瑩潔白,七草則在煙斗手上,他才正要拆封灑拌飯中。

假如這七草呈粉末狀,拿來當拌飯香鬆也就罷了,偏偏這是乾燥的草葉,沒泡過水不會軟化,拿來灑飯,口感就跟嚼茶葉差不多。這時只能慶幸還好這包七草量少,否則在它發揮無病息災的功效以前,只怕就先引爆家庭糾紛了。

是說回顧吾厝七草史,怎麼竟有一年不如一年的感覺,這問題到底是出在外國野郎我本人,還是該歸咎於大和精神殘存無幾的煙斗兄呢?


Post a Comment